幸春閲讀

人氣小說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第二百三十四章:塵埃落定熱推

Jacob Freeman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陸小鳳開始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面对这一蓬射来的乌光。
玉连城长袖腾空飞卷,夭矫变化如龙,顷刻间将乌光卷住,再轻轻一抖,那一蓬乌光已抖落在地,原是一蓬淬毒的长箭,不过已被绞的粉碎。
与此同时,他隔空劈出一掌,一道破空劲力轰击而出,重重的拍在大老板的后背之上。
大老板顿时口喷鲜血,庞大的身躯如破布娃娃般向窗外砸出去,飞出老远,才堪堪滚落在地。
在地上挣扎片刻后,这位叱咤风云的大老板也已没了气息。
而在玉连城拍出这一掌的刹那。仇二先生眼中爆出一团精芒,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仇二背后的长剑陡然出鞘,长剑一展,剑光映衬得整个房间都是一亮,已如闪电般朝着玉连城刺了过来。此剑辛辣迅疾,快的不可思议,已是仇二先生剑法中的精粹。
他对自己的剑向来很有信心。
这半年来,他走遍江南,掌中一柄长剑,已会过江南十大剑客中的七位,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在他剑下走过三十招。
甚至有人说过,谢家三少爷死后,只要仇二愿意,随时可以将那块“天下第一剑”的匾额夺过来。
这当然是拍马屁的话,但无疑也很能证明他的实力。
叮!
一道清脆的碰撞声响起。
仇二这自忖绝不失手的一剑,却被玉连城屈指一弹,整个剑光陡然蹦碎,而他人也被一股大力推动,踉跄着倒退。
他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自己全力击出的一剑,竟被对方一指摊破破。
玉连城淡然道:“以你这样的剑法,想要伤我,只怕还要再练一百年的苦功夫。若你现在罢手,还能捡回一条性命。”
仇二面容一沉,若只有他一人,只怕真有可能灰溜溜的逃走。
可他还有一个叫茅大的朋友。
江湖中大多数人都认为仇二先生的剑法比茅大更可怕,武功比茅大更高。
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种看法是多么愚蠢,多么可笑。
也只有仇二才知道,茅大先生若想要他性命只要一招就足够。
那是真正致命的一招。
没有人能想象那一招的速度、力量和变化。
他和茅大出生入死,患难相共多年,也只看过一次。
呛!
從奶爸到巨星
茅大先生果然已动手。
果然是快如闪电的一剑。
剑气森寒,就像是远山之巅上亘古不化的冰雪。根本不用触及它,只是眼睛看着,就已能感觉到那种刺骨的寒意,使人血液和骨髓都彻底冷透、凉透。
这一剑不但快,而且剑鸣伴着呼呼风声,所蕴含的力量更是不容小觑。
更何况,这看似简单的一剑,却蕴含了七十二种变化。
无论对手如何闪躲、抵挡,后面的七十二中变化都能将其致于死地。
仇二也已同时出手。
或许茅大先生这一剑还无法一击制胜,但有了他这一剑配合,却能将所有的缺点和漏洞都补上,形成天地交泰,地破天惊的一招。
曾有人说过,他们联手使出这一招,世上无人能敌。
玉连城神容不变,他的一双修长、整洁的手已探出,在剑光中一飘,一引。
这一招看似简单,却实在是武学中无上妙招,正是——拨云转月。
折紙戰士W
两道青龙般交剪的剑光,竟不知怎么被拨离了方向。
只听两声惨呼响起。
玉连城依旧动也不动。
仇二先生的身子竟已飞了出去,胸口是一道剑伤,呻吟了两声,再无声息。
茅大先生单膝跪地,用剑支撑着身子,才不至于瘫倒在地。而他的胸膛上,还插着仇二的宝剑,由前胸穿入,后背穿出。
他咬着牙,忽然反手拔出胸口的长剑,鲜血如泉水般涌流出来,颤声道:“你……你……”
玉连城负手卓立,淡淡道:“你们想致人于死地,那么自己就一定要做好受死的准备。”
茅大先生双眼怒凸,似欲喷火,嘴唇开合,似是想说什么,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永远也说不出来。
厉真真一双漆黑的眸子发亮,像是黑夜中的星辰。
她的武功自然比不过茅大、仇二,但身为峨眉派首徒,眼力当然不错。
她已见过玉连城使过两次“拨云转月”,第一次让守门的八个壮汉自相残杀,这一次又让两个一流剑客顷刻残杀,可谓是妙绝天下的绝技。
若能将这武功弄到手中……
一时间,厉真真的心思转动起来。
玉连城身形一转,已来到竹叶青面前,微笑道:“我知道你剑法很不错,为什么不和茅大、仇二一起出手。”
竹叶青背后已被冷汗打湿:“我……我只是在等……”
Strawberry fierds
他虽是一幅文弱书生打扮,但一身武功极其高明,尤其是在剑法上的造诣,或许只是稍逊仇二一筹。
可他不但是名字叫做“竹叶青”,性子也和竹叶青一样。所擅长的正是伺机而动,暗箭伤人。原本他是打算玉连城与茅大、仇二两人斗个你死我活时,再使出致命杀招。
但他没有想到,那两人竟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干脆。
玉连城淡淡道:“出手吧,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当然,你不出手,我也会杀了你。”
竹叶青面色煞白,额头已有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忽然大吼一声,人已朝玉连城掠了过来,而在他的长袖中寒光闪动,一柄软剑已掣出,如惊鸿闪电。
玉连城神容不变,在剑气已迫人眉睫,剑尖即将刺在他喉咙的那一刻,他的手忽然向前一探。
厉真真完全没有看清玉连城是怎么出手的,竹叶青已重重的跌在了地上,双眸圆睁,死不瞑目。
拒絕變化
玉连城衣袖一垂:“叫人收拾一下这里,今晚我就在这间府邸休息。”
厉真真左右瞧了瞧,似乎除了自己,已没有其他人,连忙道:“好,好,我知道了。”
这本也是一个可以逃走的机会,但她见识了玉连城的武功,却已生出了别样的心思。
玉连城走到门口,抬头一瞧,天空阴云密布,似有一场暴雨正在酝酿,喃喃道:“无论如何,明天总是能见到夺命十三剑的。”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