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精华小說 諸天苟仙-第二十六章對日寶具,后羿九龍

Jacob Freeman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十二祖巫会议宣告结束,悬挂虚空,点缀大道,气象辉煌的大殿中,走出一尊尊法相辉煌的祖巫,有人走得急匆匆,打着算盘,有人神色淡然,不紧不慢。
共工祖巫与玄冥祖巫迈出大殿,停留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言语之间少不了阴阳怪气,非常符合他们新旧黑帝的身份。
祖巫大殿,依旧有两尊祖巫逗留,一尊是烛龙敖丙,他作为一个冒牌货,散会之后自然瑟瑟发抖,不知道该往何处去,不知道该做什么事情。
希望共工和玄冥给他一些指点,不料这个两位大佬各顾各的,站在门口,对于敖丙的目光熟视无睹。
农家仙田 南山隐士
倒是殿内另一尊祖巫悠悠走上前来。
面容精致阴柔,偏向女性,眼瞳中却吐露几分肃杀之色,浑身长满了白色毛发宛如虎皮,后背闪烁金灿灿的鳞片并且由此衍生出黄金双翼,手里拎着一柄小巧斧子
左耳悬挂这一条白蛇,双足缠绕着两条金蛇,如此显著的特征,不用开口介绍,敖丙就知道来者是谁。
【人面虎身,身披金鳞,胛生双翼,左耳穿蛇,足乘两龙】
【金之祖巫,天之刑神,秋之古神——蓐收】
回忆起刚刚祖巫会议上,这尊大神默默无言的表现,敖丙心生疑惑,祖蓐收巫为什么要逗留。
难不成蓐收跟烛龙有约定,还是找烛龙有事情?
在慌乱中,蓐收祖巫莞尔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枚粉红色桃子递给过去:“烛龙二哥,这是我新摘的桃子,味道不错,今日还剩下一个就送给你了。”
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一场尊敬兄长的好戏。
敖丙愣神了一下,下意识接了过来,望着桃子,猛然心神一跳。
一枚仙桃,紫纹缃核,灵气浓郁,作为两任天庭的神官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依稀记得自家跟随洞阴老师赴过蟠桃会的场面,王母蟠桃会上请了西方诸多佛老、三清天中道祖天尊,诸方上帝,各路大圣仙真,一应神官仙吏、东海岛洞府散仙、周天二十八宿诸星神。
那席位上摆放正是这种桃子!
这是蟠桃,并且是天尊大圣,道祖上帝方能享受的上品紫纹缃核蟠桃。
可……这是什么时代,太一天庭!
蟠桃是什么时代,玉皇天庭!
两者天差地别,蓐收祖巫为何会有玉皇天庭特产的蟠桃?!
“难道我暴露了?”
烛龙敖丙不寒而栗,但是作为烛龙,他不能拒绝,一旦拒绝就是暴露了身份。因为身份古老的烛龙是不会畏惧祖巫送来的礼物。
“不对,若是暴露了,怎么只有一个祖巫留下来。”
在蓐收祖巫的注视下,敖丙望了一眼大殿之外无动于衷的两位门神,犹豫片刻,顿时心一狠,将一口口将蟠桃纳入口中。
蟠桃入口即化,汁水清澈甘甜,涌入灵台紫府,滋润元神大道。
澎湃的灵气,涌涌不断的生气,无穷的生机席卷而来,冲刷岁月带来的伤痕,原本因为吸收宙光真水而早就的衰老被抚平,光阴流水,生命迸溅,两种力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敖丙还没来得及体会其中变化奥妙,蓐收祖巫笑呵呵道:“二哥收了我礼物,可否容我问一个问题。”
敖丙还没来得及点头,蓐收祖巫故作好奇问道:“十减去九,是多少。”
这是什么混账问题,不要说仙人,神人,圣人,就是随随便便找个一个凡人幼童都能回答的问题。
蓐收祖巫会问这么轻浮的问题吗?
答案是显然不会。
那么……烛龙敖丙思索片刻之后,试探性问道:“一线生机?”
蓐收祖巫笑而不语,潇洒离去。
敖丙顿时焕然大悟,瑶池金母灌溉先天灵根蟠桃树的天一真水,象征生机勃勃,无尽寿元,正是象征一线生机!
只有活下来,才有无数的可能,才有无尽的时间线分支!
宙光真水帮助敖丙度过了岁月的洗刷,使其在时空长河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坐标。
天一真水就是让坐标繁衍,不断扩展,不断生长,寻找无穷未来中那一丝生机,寻找无数时间线中,最有可能证道的一条路径!
依稀之间,敖丙于时光长河上俯览,窥见了两尊大巫正在对话。
十日横空,照彻时空迷雾,这种行为触怒了祖巫,那么派谁去对付金乌呢?
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
当然是对日宝具,后羿大巫!
后者:君主,司掌,权柄
羿者:射师,必中,扶摇而上!
后羿者,司射之神!
后羿抬头望天,精壮身躯被一**露在外,另一外被甲胄包裹,他的双手放于弓背,双眼炯炯有神,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气势从身上爆发而出,那双黝黑的瞳孔深邃如渊海,仿佛可以吞噬一切。
前方站立着一人,身穿金色铠甲,面容俊朗,一双剑眉斜飞入鬓,眼神中透出一丝犀利之气,仰望苍穹。
“夸父,坐标。”
后羿缓缓抽出彤弓素矰,这是太一天帝尚在之时,帝俊赐予他的弓箭,每一根箭羽宛如龙形,散发威慑万古的大罗真龙气息。
昔日帝俊对他极其欣赏,但为了妻子恒娥能飞升月宫,取回望舒神位,为了祖巫大业。
对不住了!
大巫夸父追逐大日一辈子,没有人比他更懂大日,身着金色铠甲的夸父无情的报出一个坐标。
空间:【36;27;1100】
时间:【23;3.21;29】
更俗 小说
灵魂:【π;000;001】
一支支神箭飞射而出,化作九条大罗真龙,化作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螭吻。
刹那间,真龙由虚幻化作真实,好似本尊亲临。
大金乌阏逢之光,像草木破土而萌,阳在内而被阴包裹,被囚牛以音律囚禁,镇压于黎明前夕,无法阴尽阳生。
二金乌旃蒙之光,宛如草木初生,枝叶柔软屈曲,被睚眦以尖牙利嘴咬断,如刀割草,断绝生机。
三金乌柔兆之光,如赫赫太阳,炎炎火光,万物皆炳燃着,见而光明,被嘲风游离于炙热之间,戏耍消耗力量。
四金乌强圉之光,炙热圆满,如草木成长壮实,好比人的成丁,被蒲牢轰鸣璀璨,打断圆满。
五金乌著雍之光,呈现七彩之色,如同大地草木茂盛繁荣,光辉无穷,被狻猊如同烟火吸取食用。
六金乌屠维之光,内敛无华,如同万物抑屈而起,有形可纪,被霸下镇压无法浴火重生,如春笋冒头被挖掘。
七金乌上章之光,内涵新生之道,如同秋收而待来春,狴犴凝视石化,永无出头之日。
一等農女 小說
八金乌重光之光,孕育两重光明大道,互相更迭,如同物成而后有味,万物肃然更改,秀实新成,被负屃缓缓磨灭,不留一丝痕迹,
九金乌玄黓之光,隐藏至深,如同阳气潜伏地中,万物怀妊,被螭吻连同万象时空,一同吞入腹中。
十金乌昭阳之光,万物闭藏,怀妊地下,揆然萌芽,幸免于难。
龙之九子与天帝十子纠缠打斗,唯有一只金乌逃出生天。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