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人氣小說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愛下-第1601章 查爾斯的遺囑

Jacob Freeman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神历1932年的新年刚过不久,知识都市刮起了犀利的北风,吹得人的鼻子耳朵难受。
五道口学院的校长瓦尔迪从一辆吉普车里跳了下来,手中提着一篮子新鲜水果,敲响了紫藤学院校长沃尔夫教授家大门旁的铜铃。
“你可真会享受啊!”瓦尔迪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好奇地研究起沃尔夫家的温室来。
去年秋天,戴安娜出钱找巨龙在爷爷家的院子里建了一座玻璃房温室,冬天的时候这里依旧温暖如春,绿意盎然。
藥 神
现在是假期,沃尔夫老爷子每天在这里一壶茶一本书就这么过一天。
听到了称赞,老爷子得意地说道:“让你孙女也给你建一个。”
瓦尔迪不接这一茬,他在桌子旁的小沙发上懒洋洋地坐了下来,拿出一个果子削成片,然后叹道:“一转眼,查尔斯离开快两年了,没想到他的遗嘱居然被偷出来了。”
沃尔夫老爷子斜了他一眼,说道:“我对他的什么宝藏没兴趣,别找我。”
他说这话是有道理的,自己年纪大了对这些东西都看淡了,而且查尔斯真要去世了肯定会把好东西留给戴安娜,就算是有也是相对的。
只是瓦尔迪指着他手上拿着的书笑着说道:“既然你没兴趣,那你干嘛还研究他的遗嘱。”
此时沃尔夫的手上拿着的正是查尔斯遗嘱的第四卷,他耸了耸肩,说道:“没什么,就当是玩玩解谜游戏。”
瓦尔迪把果碟推到桌子中间,笑着说道:“如果你有了发现不妨告诉我,我们组队去冒险如何,我就是想看看这小子设置了什么关卡。”
沃尔夫说道:“你又不是笨蛋,自己看不行吗。”
瓦尔迪摇了摇头,叹道:“看不懂,第一卷看几页就睡着了。”
沃尔夫得意地说道:“看在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诀窍!”
瓦尔迪马上坐直了身子,像是个认真听课的好学生。
沃尔夫老爷子慢悠悠地说道:“先看第四卷。”
瓦尔迪一愣,“就这?”
沃尔夫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不说这个了。”瓦尔迪摆了摆手,“我这次过来就想问问,查尔斯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沃尔夫老爷子没好气地回答道:“活着活着,等养好伤了就回来了。”
我有一百个神级徒弟 光暗龙
瓦尔迪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如果你可以联系他,就让他不要这么快回来。”
非暴力研究會
沃尔夫老爷子眉头一皱,转过头来不解地看着他。
瓦尔迪没回答,只是用手指了指南方。
沃尔夫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这事我管不了,说不定他乐意去魔族当卧底呢。”
瓦尔迪面色不善地说道:“我可不想他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埃尔巴赫也不愿意。”
“埃尔巴赫的意思,是让查尔斯把手里的那条线交给其他人去经营好了。”
沃尔夫老爷子翻开一页书,平静地说道:“年轻人的路就让年轻人自己选吧,我们这些老家伙做好分内之事便可。”
在两种老人家谈话的同时,另一位老人家堵住了一位年轻人。
纪史军最近在史莱姆城处理公务,这天刚忙完,盾桥学院的校长埃尔巴赫教授就到了。
自从盾桥学院在史莱姆盆地查尔斯屯开了分院,埃尔巴赫教授就一直呆在那里,不想处理文件时就到周围的工厂走走看看,或者是在纪史军回来时找他聊聊天。
这天,埃尔巴赫教授一进门就问:“查尔斯的遗嘱你看了吗?”
纪史军的脸皮抽了几下,发自内心地说道:“看了,看完后想给他一拳!”
埃尔巴赫教授点头附和道:“我也想给他一斧头,这家伙年纪轻轻的学什么老人家玩猜谜呢,而且还是这么复杂的文字游戏,不行,得两……三斧头才解气。”
纪史军只是笑了笑,自己和埃尔巴赫教授虽然都想因为这四卷遗嘱揍查尔斯,但是根本原因不一样,老校长揍他是因为解不开宝藏谜团,而自己揍他是因为自己知道这四卷所谓的遗嘱究竟是什么。
同时他也佩服查尔斯的鬼心思,有些东西就这么放出来没人会珍惜,而以土豪宝藏的线索出现,专心研究的人会很多很多。
有些东西只要一开了头,就不是那么好抹杀的了。
埃尔巴赫教授是这里的常客了,自己在那泡茶喝,在喝了一杯茶后问纪史军:“以前查尔斯没和你提过这个宝藏的事情?”
“没有。”纪史军说道,“我也是现在才知道遗嘱和宝藏的存在,或许米拉会知道些什么吧。”
埃尔巴赫教授没辙了,虽然问米拉是个不错的办法,但要怎么问,难道要直接问你弟弟死了留下的宝藏在哪啊,到时候不挨捶死才怪。
纪史军又说道:“或许戴安娜和阿尔托莉雅会知道些线索,但现在没人知道她们在哪里。”
这点埃尔巴赫教授更没辙了,阿尔托莉雅和查尔斯一起失踪了,戴安娜据说和麦迪文去北方荒原更北的天山山脉打怪升级了,他知道内情就问了沃尔夫,但人家说自己也不知道。
“我有个猜测。”埃尔巴赫教授思索着说道,“这个宝藏应该在比施贝格王国有关,而且和琳达的关系更大。”
“你看啊,查尔斯在第一卷里第三章‘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的三个阶段’里的‘机器大工业阶段’和第六章‘资本的积累过程’,第二卷里的第二章‘资本周转’和第三章‘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和流通’里的‘积累和扩大再生产’,还有第三卷里的很多地方都是以比施贝格王国的羊毛工厂与羊毛产业贸易来做例子,这会不会是某种暗示呢。”
纪史军愣了一下,没想到埃尔巴赫教授会从这个角度来思考问题。
埃尔巴赫教授继续思索着说道:“我觉得这很有可能,趁着没开学,我过两天就去那边转转。”
这下子纪史军的脸皮抽得更厉害了,但也没法对他说,查尔斯要写本地的《资本论》只有那里的羊毛工厂可以拿来举例子啊。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