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笔趣-第四十章 柳暗花明

Jacob Freeman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挣扎了很久,冷小兵最终否定了这个办法。
他不敢赌!
这么做,太冒险了。
万一被胡山泉察觉到了,然后在公诉过程中被认为是非法取证,之前做的努力可都全白费了。
届时,胡山泉很有可能会因为证据不足,而被判无罪。
眼看冷小兵拒绝了这一提议,李杰心中也不失望,在提出之前,他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冷小兵跟海舟案跟了十几年,这个案子几乎贯穿了他的职业生涯。
正因为太重要,他才不敢冒险。
虽然李杰觉得这不是再冒险,他有自信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但冷小兵是冷小兵,不是他。
冷小兵不敢下这个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专案组的调查始终没能取得进展,案子似乎就这样陷入了僵局。
明明知道凶手是谁,却因为无法取证,只能看着凶手逍遥法外。
眼看时间就快到了李杰预定的期限,正当他准备暗自下黑手之际,局面竟然迎来了转机。
专案组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立功了!
一次常规的摸排调查,居然找到了胡山泉几年前租下的房子,尽管那处房子现在被划为了拆迁区域。
很多房子已经被拆除了,其中就包括胡山泉租下的那间房子。
可调查人员还是顺藤摸瓜的找了过去,找到了那间被拆了一半的房子。
在一片废墟之中,调查人员找到了一个隐藏在砖缝之间的笔记本。
起初,调查人员并没有把笔记本当回事,可翻开的那一刻,调查人员立马意识到了重要性。
海舟案的五位受害者信息,全都在笔记本里,其中包括受害者的个人信息以及日常生活习惯。
而且连跟踪记录都有!
最关键的是,本子里记载了作案流程!
这是关键性的证据!
警方拿到这个笔记本后,立刻送到检验中心进行字迹比对。
结果显示,里面的字迹就是胡山泉的笔迹!
仅凭一个笔记本,在证据链上,虽然稍微有点薄弱,但专案组还是立刻向上级机关申请了拘押胡山泉。
这个杀人恶魔,每在外面游荡一天,对于社会的危险性就大上一分,谁知道此人会不会突然发狂,再次作案?
哪怕他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活动,仍然没有人能够做出保证。
将他拘押起来,然后再慢慢调查突破,才是最好的办法。
……
奶爸至尊 小說
……
审讯室内。
冷小兵举着那个皮质的笔记本,面无表情的盯着胡山泉。
“胡山泉,这样东西你应该很熟悉吧?”
看到笔记本,胡山泉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对于警方能够找到这个笔记本,他确实没能想到。
毕竟,这个本子被他塞进了墙砖里,而且那处房子已经被划为了棚改区,拆迁工作都完成打扮了。
按照他的预想,这个笔记本早就应该长埋于地下了。
眼见胡山泉眼中流露出意外的神色,冷小兵心中一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中,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留不下来?
山重水复疑无路,因为这个笔记本,海舟案迎来了重大突破。
不过,冷小兵的心中还是有些疑惑地,他很不理解,胡山泉为什么要将这种事落在纸面上?
向他这么谨慎的人,为何要留下这样关键性的证据?
虽然专家组里的心理专家给出了‘胡山泉是为了纪念’的理由,但冷小兵并不认可这样的解释。
纪念?
如果只是为了纪念,送给沈雨的那些礼物就足够了,不需要把作案过程记录的如此详尽。
这个笔记本的记录详尽到了什么程度?
受害者每天上下班的时间,习惯吃什么,常去什么地方,平时见哪些人,甚至连自己每次跟踪的记录,全都一一罗列其中。
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一样不缺。
那感觉,就像是工作记录,而不像是单纯的为了纪念。
关于笔记本的存在,‘夏木’曾经和自己提起过一种可能,冷小兵觉得‘夏木’的看法或许就是最接近真相的。
‘夏木’提到,这个笔记本可能是胡山泉的工作报告,同时也是他为自己留下的后手,或者说证据之一。
这个笔记本不是为了警方记录的,而是为了制衡沈海洋的后手之一。
警方根据记录里的跟踪日期,反向调查了沈海洋的行程,虽然因为缺少直接的证据,比如请假条、档案之类的东西。
但在沈海洋曾经的同事口中,仍然找到了两组口供,证明了沈海洋有几次请假的节点与跟踪日期相符。
意外,总是来得令人猝不及防。
也正因为这两组口供,原本被排除在嫌疑之外的沈海洋,瞬间嫌疑剧增。
海舟案的凶手,很可能不止一个人!
沈海洋,很可能也参与了其中。
然而,这个推测暂时无法找到直接的证据,因为世界上知道真相的人,大概只剩下胡山泉一个。
即使在胡山泉的口中得到了证实,也不足以断定沈海洋的罪行。
除非胡山泉能够提供新的证据,而且必须是直接证据。
否则,仅凭口供是无法定罪的。
胡山泉会承认吗?
代妾
依他之前的表现,恐怕很难让他开口。
可事情的发展有时候总会出人预料,胡山泉微微惊讶过后,坦然的承认了笔记本的存在。
“当然熟悉,这是我的笔记本。”
听到这个回答,冷小兵心中一震,虽然这只是很小的一次突破,但从零到一才是最难的。
如今这个过程已经完成大半,剩下的工作就是水磨的功夫了。
“你承认这是你的笔记本?”
胡山泉目光冷冷的点了点头。
“是的,我承认。”
冷小兵继续追问道:“那么,里面的记录也是你写的?”
这一次,胡山泉没有配合,只见他双手环胸,冷笑一声。
“呵呵,是与不是,你们难道不知道自己去查吗?”
“你们警方既然连这个笔记本都能找到,其他的东西想必你们也能慢慢查。”
“不过,我得好心提醒你们一句,留给你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说着,胡山泉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它,等不起。”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