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笔趣-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輕鬆破城閲讀

Jacob Freeman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尉迟恭等人听了之后,脸上也都露出喜色,程咬金忍不住说道:“敌人再怎么狡猾,也不是陛下的对手,可笑的是,他们还真的以为我们败退了,就这样急不可耐的追上来,也不怕自己的老巢被我们攻破了。”
“他们可不怕呢!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古神通冷着脸。
“不管了,我们按照我们的计划,继续撤军,让他们距离钵逻耶迦城远一些,方便郭孝恪他们。”李煜望着东方,翻身上马,率领大军继续撤离。
就在大军身后大约百余里的地方,补罗稽舍二世正在率领追了上来,他们的士气很高昂,一改昔日战败时期的沮丧,大军前进的时候,将士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好像胜利就在眼前一样。
“传令下去,加快速度,一定要追上他们。”补罗稽舍二世意气风发,他也改变了自己心中的怀疑,大夏并没有在沿途设下埋伏,甚至撤退的时候很匆忙,沿途还丢下了一些残破的战车,还有一些钱财衣物之类的。这足以说明大夏的后方出现了问题,否则的话,也不会撤的如此匆忙。
“波曼将军,你说大夏的后方出发生什么事情,让敌人撤的如此匆忙。”补罗稽舍二世摸了下马鞍上的丝绸一下,光滑的如同女人的肌肤一样,让他恋恋不舍,恨不得得到更多的丝绸,也不知道东方古国是如何织造的,等击败了大夏皇帝,将其生擒活捉,然后仔细的拷问一番。
波曼想了想,最后用怀疑的语气说道:“末将倒是听说阿罗那顺曾经吐蕃联手对付大夏的,大夏之所以和戒日王开战,也是因为如此。”
“吐蕃?”补罗稽舍二世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说道:“这个阿罗那顺恐怕是昏了头,居然和大夏开战,更可笑的是戒日王居然还答应了,现在好了,大夏盛怒之下,攻入戒日王朝,现在连江山都难保了。”
“可不是嘛!若不是如此,又怎么可能便宜我等呢?”波曼言语之中多有得意之色。实际上也是如此,若不是阿罗那顺,大夏也不会借口攻入戒日王朝。
“是啊!”补罗稽舍二世有些叹息道:“这让我有些同情戒日王了,拥有这样的臣子,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等击败了大夏,我们不仅仅要和吐蕃搞好关系,也要和大夏搞好关系,只要他们不进攻我们,迦毕试国让给他们就是了。”
补罗稽舍二世已经感觉到大夏的难缠,这次若是大夏的后方出现了问题,恐怕自己只能狼狈返回德干高原的,下一次对阵的恐怕是敌人的军队。
“陛下所言甚是。”波曼眼珠转动,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大夏一旦真的撤军,戒日王朝最大的敌人就是眼前的补罗稽舍二世,损失惨重的戒日王朝恐怕不是遮娄其王朝的对手,实力尚存的补罗稽舍二世恐怕会对戒日王朝用兵,一旦戒日王朝被灭,自己等人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阎牟那河边,一队骑兵正押解着一队粮车缓缓前进,前面就是钵逻耶迦城,那里将会是联军的粮草聚集地,联军的粮草将从这里分发前线。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阵马蹄声,护送粮草的骑兵队长朝远处望了过去,却见无数骑兵出现在眼前,烟尘四起,无数人马出没其中。
夢遊仙境
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骑兵是从东边来的,若不出意外,那是其他城池总督所在的地方,也是属于联军的一部分,不但不用防备,反而还能多了一个免费的护卫。
他正在上去打招呼的时候,远处就见无数利箭呼啸而来,瞬间笼罩在士兵头顶之上,而且负责运输的民夫哪里曾想在这个时候遭遇敌人的袭击,纷纷中箭。
“敌袭,敌袭。”一阵凄厉的声音响起,护卫粮道的骑兵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对面的士兵也不知道有多少,自己百余人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当下有的人想渡过眼前的大河,有的人想转身逃走,一时间渡口边上一阵混乱。
可惜的是,这些人面对骑兵,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就见一支支利箭破空而至,一个又一个士兵被射落下马,一个又一个民夫被射杀。哪怕已经逃走的士兵也被射了下来。
郭孝恪看着眼前的粮食,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环顾左右,说道:“还真是不错,我们长途奔袭,虽然劫掠了不少的粮草,但到底是少而一些,现在有了这些粮食,正好可以让我们吃上一顿好的。”
“不仅仅是吃一顿这么简单,有了这些人,钵逻耶迦城就将落入你我的手中。”王玄策飞奔而来,大红披风随风而动,英俊潇洒。
“你想用这些人马来诈城?”郭孝恪很快就明白对方心中所想,忍不住说道:“我们换上对方的衣服倒是没有问题,只是语言方面?”
“这方面就更加不用担心了,简单的天竺语我还是会一些的。”王玄策得意的说道:“到时候我率领一部分弟兄前去诈城,将军率领骑兵随后而至,按照陛下传来的消息,钵逻耶迦城内并没有多少兵马,就算是强攻,我们也能拿下,先去试试看,万一能够轻松拿下来呢?”
有名将之姿,并不是一定有赫赫战功,而是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郭孝恪想到就是斩草除根,做事十分果断,将面前的一切都斩杀的干净。
但王玄策不一样,一眼就看出了眼前的战机,准备用数百人来诈取钵逻耶迦城,这就是双方差距。
钵逻耶迦城,总督大人看着眼前的名册,这是新征兆的兵马,兵马并不多,只有两千人,这和他以前的兵马相差简直太少了。
“总督大人,粮草已经到了,已经到了城外。”外面有亲卫大声禀报道。
“到了?应该迟了一天吧!到了也就到了,按照往常一样,送入粮仓就是了,等到明日再发到前线。”总督大人不在意的说道,他根本不在乎那些粮草什么时候到,迟到了一两天也无所谓,反正钵逻耶迦城内有足够的粮草可以挥霍的。
“是,末将这就去安排。”亲卫不敢怠慢,赶紧退了下去。
他见总督都不在意,自己自然也就不放在心上了,就让人打开城门,放运粮队进城。
王玄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的简单,敌人连问都没有问一下,就打开了城门,放大队人马入了城池,看着一边懒洋洋的士兵,王玄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和郭孝恪两人商议了半天,如何迷惑敌人,遭遇敌人拦截之后,又采取什么样的办法,现在好了,一切都没有必要,钵逻耶迦城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洞开了。
“砰!”粮车摊倒在地上,城门处顿时被粮食堵住了城门。
“杀。”那些守城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王玄策毫不犹豫的抽出腰间战刀,将身边的一个士兵斩杀,鲜血瞬间洒在一边的粮车上,瞬间点燃了将士们心中的暴虐。
这些将士多是异族出身,加入大夏之后,从北杀到南,一路所向,都是杀戮,早就杀成了一片血海,哪个人身上不沾染几条人命,只要一看见鲜血,双目赤红,就成了只知道杀戮的机器。
倒是周围的守城士兵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原本以为来的是盟友,没想到居然是一群如狼似虎的敌人。本身就是一群刚刚丢下出头的青壮民夫,还没有经历多少次训练,哪里曾想到敌人就在眼前。
“跑啊!”这些人第一个反应不是反击,而是逃跑,这是人的本性,在遭遇危险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逃走,至于反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时候城头上的士兵也没有想到,敌人居然杀到自己家门口来了,守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先是让人通知钵逻耶迦城的总督,自己率领士兵冲了下去,要和王玄策厮杀,这个时候,若是能击败敌人自然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他看到城外遥远的地方,有烟尘四起,冲霄而上,隐隐可见无数火红色的骑兵杀来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绝望来。
若仅仅只是城下的那些士兵进攻,他自然是不担心,但现在在背后,还有大量的敌人杀来,看上去有数万之众,这就不是自己能抵挡的了。
“快,离开这里,城池将破。敌人大队人马杀来了。”守将知道,城中不过两三千人,就算城门没有落入敌人之手,想守住城池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说现在,城门已经落入敌人手中,城门大开,想守住城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还不如趁着敌人还没有完全杀进来,赶紧带着自己的家人逃之夭夭,或许还能留得性命。
他也是跟随总督和大夏厮杀的将军,侥幸留得性命,一眼就看出了远处杀来的敌人,身上穿着火红色铠甲,分明就是大夏的士兵,这些人骁勇善战,而且手段十分残暴。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若是留在这里,最后肯定是要被杀的。
所以他想也不想,转身就走,只是他没有想过,自己这边走了,原本就刚刚征召的士兵更是没有抵抗之心了,纷纷逃走。
“怎么回事?”郭孝恪飞马而来,看着眼前的一切十分惊讶,他发现城门口的敌人并没有多少,尸体也没有多少,攻占城池居然如此的轻松,有些怀疑了。
“我也很惊讶,没想到钵逻耶迦城的防御居然如此的松懈,连守城的士兵都是如此,如此的不堪。”王玄策顿时苦笑道。
“还是陛下圣明,想来陛下早就知道钵逻耶迦城的情况了,所以才会让我们进攻钵逻耶迦城,抄其后路,可笑的是,我一开始还在怀疑陛下的策略。”郭孝恪感到惭愧。
“是啊!声东击西,引蛇出洞,敌人的大后方就这样落入你我之手,而且城内的抵抗居然如此的不堪。”王玄策骑着战马缓缓向前,说道:“夺去了钵逻耶迦城,戒日王朝的战争就要结束了,我们也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戒日王朝的战争为何到现在都没有结束,就是遮娄其王朝的兵马,聚集起来联军有二十多万人,比大夏的兵马都多,有了这些兵马,大夏才会束手束脚,大军不能展开,只有先解决了遮娄其王朝和他的联军,才能专心对付戒日王朝的人马。
十步行 小說
总督府内,此刻早就是一片混乱,总督大人神情慌乱,他在催促身边的士兵收拾行装,让自己的家人带上行囊,准备离开这里。
大夏皇帝是怎么对待天竺的总督,都是一个字,杀。不仅仅是自己会死,就是自己的家人也会死。这是让他接受不了的。
所以他只能跑,逃的越远越好。
远处的喊杀之声越来越大,就好像是在自己耳边发生的一样。总督大人面色苍白,他现在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自己还不如率领兵马,跟随在联军身后,这样一来,或许还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天生神醫 小說
武裝 風暴
“这些该死的家伙,难道就不知道抵挡吗?”总督大人从一边抽出利剑,领着身边的亲卫冲了出去,就见大街上到处都是敌人,这些敌人穿着火红色的战甲,骑着高头大马,到处杀戮,而自己麾下兵马就好像是绵羊一样,被敌人驱赶着,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总督大人,敌人已经杀进来了,来不及了,我们赶紧走。”身边的亲卫面色苍白,他看见面前的敌人十分凶残,哪里还有心思留在这里。
“走,走,赶紧走。”看着对面的敌人一刀将一个士兵劈死,总督大人浑身颤抖,最后一点抵抗的念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哪里还敢停留,赶紧领着身边的士兵亲兵逃走。至于身后的家人和家产早就抛弃了,再留在这里,恐怕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了。
这个时候,钵逻耶迦城内早就是一片火海,喊杀声震天。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