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熱門玄幻小說 四重分裂討論-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風格鑒賞

Jacob Freeman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墨檀不得不承认,他打了一个很糟糕的开局。
尽管包括言辞犀利的菈饵丝都在意识到‘无干扰强行军’这一概念后表达了惊叹,而蓝方那三个集团军后续的几次战术变化也都没让对方找到任何机会,但这依然改变不了墨檀起手那一波强袭并不理想的事实。
能意识到这件事的人其实并不多,至少菈饵丝、雷饵丝、巴蒂、李察等学园都市年青一代高材生并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妥,恰恰相反,比起‘福斯特·沃德’那滴水不漏的防守,黑梵牧师起手那轮堪称惊艳的强袭与后续一系列变阵脱离其实更让他们感到钦佩。
很有速度,很有激情,尤其是那种深陷敌营却能够毫发无损直接原路撞回去的气概,更是让人大呼过瘾。
但事实上,墨檀在最初这轮交锋中其实吃了很大亏。
没必要卖关子,我们都知道他把对面的‘福斯特·沃德’当成了福斯特·沃德,但那个‘福斯特·沃德’其实不是福斯特·沃德,而是曾在上届【战火联赛】中以碾压之姿一举夺魁的特蕾莎·塔罗沙。
且不说其它领域的成就与能力,至少在战争推演这方面,就算那位红桃K再怎么优秀,跟今天这位替他上场的【魔女】也是毫无可比性的。
如果墨檀单纯只是与福斯特并不熟识的‘黑梵’还好,凭他的性格,在知道对方是一号种子选手后势必会严阵以待,不可能会打得太激进。
但问题在于他在这个游戏中还有一个叫做‘檀莫’的马甲,而这个马甲在某种意义上跟福斯特可是熟悉的很。
哪怕并没有在这方面进行过交流与切磋,墨檀总归还是比较了解福斯特的水平的,所以在他看来,在这个领域充其量只有巴蒂·阿瑟这种程度的水平,而且几乎没有潜力可挖的福斯特绝无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所以他很自信地打了个效果颇为华丽的先手,正如自己之前说过的那样,稍微耍了个帅。
结果这一耍……就耍出问题来了。
简单来说,就是他轻敌了。
这种事或许不会发生在态度认真的特蕾莎身上,处于‘守序善良’人格时无论任何情况都会尊重对手的他也不会轻视对手,而喜欢按照自己的节奏行动,很少考虑他人感受的‘混乱中立’人格也不会犯下这种错误,但此时此刻正处于‘绝对中立’人格的墨檀却会轻敌。
凌薇雪倩 小說
与在米莎郡或苏米尔的时候不同,坐在推演指挥间中的墨檀并不需要背负任何生命,胜也好,败也罢,都不会有人因为自己的举措受到伤害,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包袱的他就飘了。
这种细微的心里差异甚至不会被他自己察觉到,但从客观角度上来看,他就是飘了、轻敌了、膨胀了。
谈不上过错,这只是绝大多数人都会犯下的错误,而当前人格下的墨檀恰巧就属于那个绝大多数。
然后墨檀就尴尬了。
就好像一个因为被大卡车直击而穿越回小学六年级的理科研究生,原本以为隔天的数学考试绝对是手到擒来,结果试卷一发下来才发现,好么,高数!
倒不是不会做,但因为完全没有准备的原因,状态方面一定会受到影响,尤其是最初看到试卷的时候。
如此一来,原本能考95分的卷子,就极有可能只考个及格分。
反观特蕾莎那边,打从一开始就知道‘黑梵牧师’很厉害的情况下,这姑娘非但做足了准备,甚至还在临考试前的最后一晚通宵补习(在模拟推演中血虐福斯特),状态自然是好到不得了。
那么,在这次考试的目的并非‘及格’,而是拿到比对方更优异成绩的前提下,墨檀这边翻车的可能性就会变得非常大。
明明都是水平颇高的选手,一边严阵以待,一边满脑子都是‘我得好好装个辶’,结果不言而喻。
在被对方截下那过于冒进的第一手棋后,墨檀的节奏已经开始跟不上了。
就好像两个绝世高手在雪山之巅、紫禁之巅或者其它什么乱七八糟的巅上持剑对立,正准备来一场激情对削的时候,忍不住先出招的人其实才是比较被动的那个。
要是能伤到对方还好,但如果一招耍上去后结果却是无功而返,就很容易陷入到对方的节奏中,被人家从头压到尾!压到死!
如果通过不存在‘割裂感’的上帝视角来看——
“福斯特并没有给黑梵任何突破的机会,只是含蓄地往前压了一下就迫使后者缩了回去,不仅如此,以逸待劳的他甚至连两支机动部队都没舍得给对方吃,获得了巨大的心理优势说,更重要的是将节奏攥在了自己手里。”
拉莫洛克一边懒洋洋地擦拭着自己的单片眼镜,一边轻笑着对坐在旁边的加雯说道:“直接调集了两倍数量集团军的红方直接前压,一边逼迫蓝方那支孤军的活动空间,一边不紧不慢地蚕食着夹在双方阵营之间的中立区域,只给蓝方留下一个糟糕的选择和一个更糟糕的选择。”
加雯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好奇道:“都是什么选择?”
“糟糕的选择,是赶在红方彻底消化掉中立区域前紧急调集同等乃至更大规模的部队压上去,而且因为距离原因,那三支作为先锋的集团军必须在最初一段时间担任主力。”
拉莫洛克耸了耸肩,嘴角翘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这个选择可以让蓝方不会丢失太多主动权,事实上,鉴于那三支集团军之前过境时的方式非常别致,他们恐怕已经掌握了不少中立区域的情报,反应够快的话甚至可以抢先占据部分优势地点。”
虽然在这方面并不专业,但因为本身足够聪明,再加上拉莫洛克的解释非常简单明了,加雯几乎是在瞬间就理解了对方的话,随即便追问道:“那另一种更糟糕的选择呢?”
“更糟糕的选择是蓝方放弃中立区域,直接就地建立起阶梯防线,这种选择的好处在于能让先锋军得到相对充分的休息时间,同时也比较方便选择战略进攻点,说明白点就是用空间换时间,强行将已经向红方倾斜的天平扳回来。”
拉莫洛克摊开双手,侃侃而谈:“但问题其实就在‘空间’这两个字上,在双方水平相仿的情况下,蓝方重新打下中立区的可能性非常低,而看似重新回归了平衡的局面也存在着巨大隐患,换句话说,只有黑梵的实力远超福斯特时才能这么打,但如果他真的要强出那么多,第一波越境后根本不会被这么轻易地逼回去,所以让出中立区无异于慢性自杀。”
加雯皱了皱眉,随后便痛痛快快地放弃了思考:“虽然这个‘更糟糕的选择’我没有听太明白,但看现在的局势,蓝方应该没有选择这么打吧?”
“当然,毕竟黑梵虽然轻敌在先,但他绝对不是一个白痴。”
拉莫洛克莞尔一笑,抬手指了指屏幕上那正在成片成片闪烁着红光的中立区域,语气轻快地说道:“他并没有打算压缩自己的空间,所以宁可付出让最初那三个集团军大面积折损的代价,也要抢出一片介入区,将福斯特拦在地图中央,可以说是非常果断了。”
“所以呢?”
“所以啊……”
……
“所以虽然小特……嗯,福斯特依然牢牢地把握着主导权,但那个黑梵牧师吃的亏却也不算太大。”
理查德推了推自己的镜框,面无表情地对安德烈说道:“而且后者还在不断将主战场的战斗强度往上推,强行对红方展开撕扯,试图把主动权抢回来。”
安德烈用拇指划过自己灰白色的胡茬,微微眯起了双眼:“不对劲。”
“是啊,确实有些不对劲。”
理查德微微颔首,镜片闪过一道白光:“红方的战术多少有些保守了。”
“没错,虽然侵略性和威胁性都保持住了,各部队的调配效率也非常高,节奏方面也足够稳定,但是……”
安德烈摇了摇头,迟疑道:“风格不对。”
“她虽然掌控着节奏,但并不是她自己惯用的节奏。”
理查德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你说得对,安德烈,就是风格问题,红方并没有犯下任何错误,也显然是在为了胜利而竭尽全力,但这并不是那孩子的惯有风格。”
尽管两人全程都没有提到那个名字,但他们却都已经心知肚明,那个坐在红方指挥间里的人到底是谁。
作为从小把特蕾莎看到大的两位监护人,理查德和安德烈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那个女孩的人之一。
同时,身为特蕾莎的启蒙老师,就算少女这些年来玩推演的次数越来越少,但这两位享誉盛名的名将依然对其指挥风格了如指掌。
很显然,在两人眼中,除了开场那轮直接把蓝方逼回去的闪光之外,他们的掌上明珠,那个名叫特蕾莎·塔罗沙的少女始终都没有使用自己最擅长的作战风格。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存在一个误区,那就是很多人会想当然地认为不适用自己擅长的风格会对指挥者造成削弱,进而影响其整体实力。
这话说对也对,说不对,其实也不太对。
归根结底,风格这种东西其实与实力无关,它真的就只是字面意义上的‘风格’。
举个例子,你平时写字喜欢用隶书,结果在考试时却将其换成了行楷,这会影响你的作文成绩吗?
理论上是不会的,因为文章本身的质量与字体并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但话又说回来了,用自己不习惯的字体去写作文,真的不会对考生产生任何影响吗?恐怕也不尽然。
不过这个问题倒不会出现在特蕾莎身上,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她虽然没有用自己的惯用字体,但她似乎也并没有不习惯自己当前所用的战术风格。
换而言之,抛开超水平发挥这种可能性不谈,特蕾莎多半是不会因为这种事而犯错的。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
安德烈的眼中闪过一抹不爽。
秦陵尋蹤
“是我的风格。”
理查德·杜卡斯苍白的长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虽然幅度不大,但在安德烈看来却显得异常刺眼。
“这只能说明你的风格太平庸了。”
“嫉妒就直说。”
“……”
……
“近乎于极限的精密性,是理查德叔叔在指挥战斗时的特点。”
特蕾莎对刚刚录完指令的莲莞尔一笑,接过后者递来的详细战报,一边垂眸在上面扫视着一边说道:“他是我见过最冷静的人,也是在风格上最接近教科书的人,他的战术就像他的人一样,永远都是那么的一丝不苟。”
莲回忆了一下自家院长那张很少会显露出表情的脸,发现自己很难不赞同特蕾莎的说法。
“比起对胜利的执着,理查德叔叔更加无法接受不必要的失误,而正是这一特质,才让他得到了无数令人惊叹的胜利。”
特蕾莎将目光从战报上移开,重新看向面前那错综复杂,如火如荼的沙盘,轻笑道:“而黑梵牧师最欠缺的,正是一本足够严谨、足够精密的教科书。”
刹那间,在代号【洋伞】的阵地外围,两支被完美隐藏在盾阵后方的法师团突然被‘让’了出来,随后便以一种流畅到赏心悦目的形式完成了整整三轮联合施法,直接将蓝方的两个斥候团以及三支重骑兵中队埋葬在阵地外围。
这是一组并不复杂的【错位掩护】+【并行式火力覆盖】,都是基础战术中的基础战术,但在特蕾莎那外科手术般精密的调度下,却产生了某种令人发指的化学反应,极度高效地将蓝方尚未组织起来的反扑扼杀在了摇篮里。
“放心吧,前辈。”
特蕾莎对莲莞尔一笑,眨眼道:“我已经在收学费了~”
下个瞬间,她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
几乎就在【洋伞】阵地外围那几个小威胁被排除掉的同时,两组蓝色标记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地图上——
直接刺穿了她的【坚果】与【缎带】两个大型阵地!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终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