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深空彼岸笔趣-第四百四十七章 不善看書

Jacob Freeman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王煊收回目光,因为,周围的人神色着实不善,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
他这个“异星人”当初在密地可是杀的人头滚滚,毙掉很多高手,将河洛、欧拉、羽化三星的试炼者都得罪了。
过程极其艰险,他差点就死去,他和老陈两人被大追杀,不断逃亡,走投无路,他甚至都躲到毒蜂窝中了。
所以,他对这些人同样没什么好感,如果这些人不懂进退,他不介意再开杀戒。
石章魚 小說
湖光潋滟,灵树粗大,花瓣簌簌洒落,像是雪片飞舞,但也有清香阵阵,结界中景色着实不错。
王煊没搭理这些人,骑坐在皮毛金黄如绸缎子般的马超凡背上,沿湖向前而行。
“真的是他,又一次出现在密地。。找人吧,看他这么有恃无恐,想对付他的话不容易,应该很棘手。”
远处有人开口,原本想带着一批超凡者围过来的,但最终克制住了冲动。
当初,王煊为自保,雨夜大开杀戒,连杀河洛、欧拉、羽化三星的超凡高手。最后他们不讲规矩,从本土连夜调动高手跨越虫洞来围剿他,足足数十位,境界都比王煊高,结果很惨烈,依旧被杀溃。
“这个人心狠手辣,姜轩、穆雪、袁坤、欧雨萱等良才美质,都是一时俊彦,却被他一人杀的人头滚滚,横尸荒林间,我恨不得立刻宰了他!”
一群人注视王煊,眼睁睁地看着他远去,进入城中,没有人妄动,以纸鹤在传讯,以飞剑在传书。
这次,有些老家伙亲临密地,他们不相信,这个刽子手能挡住那些大高手的煌煌剑光,必被枭首。
“走,我们也进城,坐等好戏上演,要亲眼目睹他被杀,我就不相信,今天他还能呼风唤雨。”
有人咬牙切齿,对这个异星人恨之入骨。当初,在地仙城,王煊杀红眼睛回来后,更是在城中洗劫了幸存者的玉牌,去兑换最终的奖励,连汤水都没给他们剩多少。
正常来看,他们确实应该有底气,有接近逍遥游的老家伙亲临,有人世间超级英才,九段层面的猛人坐镇,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而且,如今不是试炼了,虫洞打开,没有实力层面的限制,异星人如果还有同伴降临,三大超凡星球会立刻寻求大本营的支援。
城池很陈旧,是古代神话生物的居所,青石板铺路,留下了岁月的斑驳痕迹,最起码有两三千年的历史。
不过,这里的城池远比地仙城保持的完好,并未坍塌和毁掉。
城中,各个物种都有,都在超凡层面,有满身鳞甲的大象,有通体雪白的蝎子王,更有鹏鸟后代盘旋。
在这里王煊感受到的敌意更为浓烈了,来自三颗超凡星球的人都得到消息,引发轻微的骚动。
王煊依旧不为所动,让马超凡带路,他要直接去拜访老狐,对那些有敌意以及不满的人群,他选择无视。
“狐爷正在炼药,将列仙洞府中最强的几株大药都采摘了,最迟明日也应该炼好了。”马超凡告知情况。
王煊道:“那就去它的府上等着,同时,我要见清菡和吴茵。”
城池布局较为合理,澄净的湖泊,冒出仙气的灵山等,既是景物,也是仙家洞府。至于宽阔的街道,商铺等,更是应有尽有,昔日应该很繁华。
黑狐的府邸,便是那列仙洞府,位于古城的中心地带,在这里落英缤纷,数千年的菩提树青翠碧绿,叶片翻动间,像是经文在翻篇。
沿着青石街道一路而来,看着白雾缭绕的府邸,马超凡低语了几声,守门的两头银熊精直接放行。
但在这时,身后传来动静,有乌光横空,从远处极速斩来,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传出惊人的炸雷声响。
这片地带所有人都侧目,盯着乌光。
王煊坐在马背上纹丝未动,抬手就接住了那道乌光,是一口薄如蝉翼的黑色弯刀,划过数百米距离。
它可以轻易斩杀超凡者,是一件宝物,在羽化星小有名气,最近三百年以来,历代主人以它前后斩杀超过五百名以上的超凡者,号称不见血不归。
然而,它安静地落在王煊的手中,原本还嗡嗡颤动呢,现在却暗淡乌光,而后更是咔嚓一声,被捏断了。
“这是什么,刮胡刀吗,有些钝。”他在下颌上试了试,随手就扔在地上。
整条街道安静了,羽化星的一件凶器被他随手就掰断了?
远处,一名女子噗的一声,吐出去一口鲜血,这是她以自身血精和道行温养的宝物,被人随意一抓就断了?
她充满了不甘,擦去嘴角的血液,道:“是他,杀了我妹妹穆雪,还敢来这里,谁能拿下他?”
她寻找帮手,并且早已让人向族中长辈去送信。
“超凡五段的人都拿不下他,就不要乱下手了!”有人第一时间传音,发出警告,将王煊的危险级数提升起来。
现在五段的生物,当初没有被震落前,绝对是九段以上,甚至是逍遥游层面的高手,结果根本不敌。
“他……是怎么修行的,当初的境界在超凡两三段而已,即便他后来还有提升,可是真实现状,不也要被震落下来吗?”有人不解。
一片银色的云朵从府邸中冲起,带着浓烈的药香,有金丹撞击药炉的声响传来,居然呈现出异象,霞光澎湃,照亮这片府邸。
“狐爷,炼丹成功了,提前出关了。”马超凡喜悦,不用等下去了。
“这两日我心血来潮,感觉到了贵客在外徘徊,想不到是小友,有请。马孙还不带故人进来。”老狐的声音传来。
“是!”马超凡对老狐相当的尊敬,直接应声。
在这个地方,王煊直接下马了,既然黑狐现在表现出了善意,不管是作态,还是真心,他也得低调点。
从心底来说,他唯一忌惮的就是这头老狐,不知道它真正的根脚,绝对不简单。
凌天劍神
这片府邸依灵山而建,湖光山色,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各种景物连在一起美不胜收。
“冒昧来访,还请前辈见谅。”王煊很客气地传音,虽然还未见到老狐,但别人都有所表示了,他应有的礼数也不会少。
莲池中,金色的大鲤鱼摆尾,荡漾其阵阵涟漪,池畔神树摇曳,满身都是花蕾,芬芳弥漫。
“真是意想不到,大半年而已,小友的实力突飞猛进,着实让人惊叹。”老狐笑呵呵,出现在前方草地上,粗布麻衣,依旧未化形,狐身,直立行走。
“前辈,谬赞,我这点道行和你比起来,还是不够看。”不管心理是否有底,王煊表现的很谦逊。
他是为接人而来,能不动手,就动口好了,没有必要的厮杀无意义,他不想走到哪里杀到哪里。
就如同在新星、旧土,短暂震慑后,遍地都是遵守新约的“朋友”。
“你呀,太低调了,我在你这个年龄段时,无论是境界还是实力都比不上你,但却恨不得与一整颗星球的强者竞逐。你这种道行,这样的突飞猛进的速度,恐怕各路教祖年少时,见你也要失色。看到你,让我意识到,自己真的老了,岁月无情,专斩老古董啊。”老狐道感叹
王煊带着微笑应对,平日和老张犟嘴,和方雨竹坐在一起吃饭,和妖主联袂登太空,早已适应了,不管老狐什么来头,他都从容的应对着。
“黑狐前辈,羽化星姜海真人登门拜访。”
“禀报狐爷,河洛星袁林峰教主来访。”
……
几乎是同时间,外面一批又一批访客登门,求见黑狐。
王煊知道,这些人不是冲着药炉中的丹药来的,就是冲着他来的。他立刻对老狐开口,道:“前辈,我这人心直口快,再履密地,是为接赵清菡、吴茵回家!”
他不愿耽搁,想赶紧见到两女,早点带走她们为好,他虽然不无惧三大超凡星球的人,但也不想节外生枝。
“有请!”黑狐开口,让那些人进来。
然后,它转头看向王煊,道:“这里面有些误会。那就让赵清菡和吴茵这两个孩子回来,她们在悟道崖上练飞剑呢。”
这片府邸顿时热闹起来,来访的客人很多,老狐来者不拒,都放行了,莲池畔,摆放上很多玉石桌案,有果品有美酒,招待众人。
来访的人还在增加中,不少人进来后就盯上了王煊,但他淡然处之,对这些人不予理会。
“王煊大恶人来了,真的假的?还是有些胆量的,我还以为他回去后就再也不会踏足密地半步呢。”
远空,与一艘竹船发光,载着一头小狐狸还有两个明艳的女子飞来。
小狐仙得知消息,带着赵清菡和吴茵回来了,船上两女都穿着古代服饰,衣裙猎猎,迎风飘舞,虽是现代女子,但这种穿着很像古典丽人,环绕仙气,空明出尘。
天使不會笑
她们虽然还在远空,但是王煊已经站起身来,远远地看到了两人。
“王煊!”船上两个明艳的女子立在船头,挥动纤手。
“王煊!”与此同时,府邸中也有人在低喝。
这个时候,远处有人直接张弓,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在哧哧声中,连珠九箭,比飞剑还快,射爆长空,伴着雷霆轰鸣声,划出九道恐怖的光束,飞向王煊的额头与心口等要害。
“小心!”在这种关头,真正关心王煊的自然是竹舟上的人,其他三颗超凡星球的人都在冷漠注视。
老狐眼睛顿时立了起来,觉得过分了,刚要有所动作,但被王煊自己抢先了,他右手探出,将雷霆声中,在刺目的闪电中,将九支箭羽都抓住了,接着反手就抛了回去。
噗噗噗!
血光四溅,在密地中,足以称得上超级大高手的七段强者,被九支箭羽洞穿,连身上的甲胄都挡不住,而后那人更是整体爆开了!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