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优美都市言情 大魏讀書人 愛下-第二百六十四章:魔海之災,大聖人經文,慧心悟大乘佛法鑒賞

Jacob Freeman

大魏讀書人
小說推薦大魏讀書人大魏读书人
魔域之海爆发的问题。
必须要所有一品互相支持。
实际上,魔域之海如今出现的问题,说大也不是特别大,至少还没有彻底爆发什么灾祸。
但说小也不小,一但爆发灾祸的话。
天下人都要被席卷。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意思很简单,魔域之海出了事。
他们愿意援助,这毕竟关乎到了天下人的安危。。
可问题是,王朝之争,若是有人在这个时候,隐藏实力,大家老老实实派人去镇压魔域之海,有人暗中出手怎么办?
如此,这意思很简单,如果可以的话,制定一份契约。
天下无一品。
所有势力,都应当派出一品,镇压魔域之海,以及其他魔域之地。
保证天下苍生之安危。
毕竟魔域之海出了事,东洲魔土会不会又出事?中洲魔窟也会不会出事。
整个尘界,一品强者说来说去能有多少?
不到二十人。
这还是算上了隐藏在暗中的一品。
不算上隐藏暗中的一品,明面上不就是这十五六位吗?
眼下,无尘道人邀请天下一品出手,并不仅仅只是为了一个魔域之海,为的是四大魔域。
大風颳過著 小說
所以面对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提出的意见,无尘道人倒也没有拒绝。
只不过要去询问一下大魏王朝。
就如此。
这一日,大魏王朝中。
皇宫灯火通明。
无尘道人来到大魏皇宫,与女帝交谈。
养心殿内。
烛火映照在女帝绝美的面容上,不过这精致面容,却透露出寒意。
“佛门当真走到这一步了?”
季灵不傻,她是大魏女帝,能坐到这个位置的人,岂会想不到这前因后果?
她之前就有所猜忌,甚至还派人前往魔域之海勘察一番。
却没想到的是,佛门为了传法,甚至不惜让伽蓝神僧以身试险。
这当真令人愤怒。
为了弘扬佛法,不惜拿天下苍生当做筹码,这还真是好的很啊。
“陛下,事已至此,佛门所作所为,等劫难过去再说吧。”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贫道之前也有所猜想,只是终究难防啊。”
无尘道人叹了口气。
他如此说道。
实际上,无尘道人之前也有防范,佛门辩法失败,肯定有其他手段,他猜到了,甚至也知晓有可能会发生在魔域之海。
所以那段时间他时不时赶往魔域之海,看看会不会出问题。
可问题是,天下有四大魔域,你当真要防,防不住的。
况且对方是珈蓝神僧,是佛门一品,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防一天,一个月,一年,可三年四年后,该如何还是如何。
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解决这个麻烦,然后再去找佛门麻烦。
如今若是发生内讧的话,才是真正的可怕,放置魔域之海不管,只怕当真会酿出滔天大祸。
听到无尘道人所言,女帝点了点头,她何尝又不知道这个道理?
叹了口气。
女帝缓缓出声道。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意思,朕,难以答应。”
女帝也明白无尘道人之言,只是她稍稍给予回答,不同意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意思。
此话一说,无尘道人不由皱眉。
“陛下,这是何故?”
“倘若大魏王朝不答应,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不会同意。”
“三大王朝漠视不管,只怕请来的这些援助,也会产生心气,到时候就麻烦了。”
他有些不理解。
毕竟大魏王朝若是不答应这个要求,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更不可能会答应这个要求。
以致于方才请来的几个一品援助,心里肯定不舒服,毕竟魔域之海靠近的是中洲,出了再大的事情,也是中洲倒霉。
轮不到他们倒霉。
你自己都不关心,我干什么凑上去?
如此一来的话,只有坏处,没有任何好处。
听到无尘道人所言,女帝叹了口气,她望着对方,缓缓开口道。
“道长。”
“并非是朕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只是大魏一品不能出面。”
“不过朕可以答应,大魏王朝一品,绝不出手。”
季灵开口。
如今,大魏王朝的两尊一品,一个正在闭死关,一个正在镇压仙尸。
怎么可能抽身离开?
当真抽身离开,大魏王朝自身难保。
所以只能这样了。
此话一说,无尘道人皱了皱眉。
“陛下,这样的话,只怕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不会答应。”
“不过,恳请陛下告知贫道缘由。”
无尘道人出声。
他明白,女帝有苦衷,可更加明白的是一点,若是女帝这样做,让众人不愿接受。
到时候产生不平衡的想法,所有人都自暴自弃,那样的话,只能眼睁睁的中敌人圈套。
所以他需要女帝给他一个理由。
一个说服所有人的理由。
听到无尘道人如此询问,季灵很平静,望着无尘道人。
“倘若大魏派出一品。”
“很有可能造就无量杀孽,朕怀疑,魔域之海的事,是有人想针对大魏。”
“魔域之海当真暴乱,还有办法解救。”
“可若是大魏出了差错,莫说天下一品聚集,就算是再来十个一品,也于事无补。”
女帝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相信无尘道人也能明白。
的确。
无尘道人虽然不知道大魏到底在怕什么。
但他清楚,季灵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代表了她的态度。
想到这里,无尘道人开口。
“既然如此,那贫道也就不多说什么。”
“贫道先去突邪王朝,看看可否换一种方式。”
无尘道人没有多说,大魏王朝拒绝派出一品援助,这并不是一件好消息。
至少会惹来众一品的隔阂。
但季灵的态度如此坚决,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先只能去看看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想法了。
就如此。
深夜。
无尘道人来到了突邪王朝。
他与突邪皇帝交谈了足足两个时辰。
而后又前往初元王朝。
他身为一品,两大王朝的帝王,自然认真接待。
待交谈协商之后。
没有任何意外。
两大王朝对大魏王朝所作所为感到愤怒。
认为魔域之海出事,涉及到天下苍生,大魏王朝也不愿派一品援助,此等行为有愧王朝二字。
同时也表达,大魏不援助一品,突邪与初元王朝也绝不援助。
这是他们的态度。
得知这个态度后。
无尘道人没有回大魏,而是前往魔域之海,与众一品协商。
的确。
大魏王朝的态度,让众一品也极其恼怒,甚至北洲的一品强者,直接冷冷讽刺大魏。
倘若魔域之海暴乱,第一阶段影响不到大魏,但第二阶段大魏逃不掉。
的确,这件事情上,大魏王朝的的确确有些过分。
魔域之海若是出了事,对天下苍生来说,都是一场祸乱。
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在这个节骨眼上,大魏王朝竟然还想着独善其身,这可能吗?
故此,有两位一品直接要退出,的确生气了。
好在的是,无尘道人也解释清楚了,大魏有不援助的理由。
而且无尘道人说的也严肃。
大魏王朝藏着一个秘密,他没有直接告知,可隐晦的提到了一些事情。
认为,大魏王朝若是援助一品,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不过,这些话避开了伽蓝神僧。
随着无尘道人的解释,众人心中的愤怒,这才稍稍减少了一些。
但依旧有些不愉。
毕竟说是这样说,可谁能知道是真是假?你说是这样就是这样?
往极端来想,会不会是你大魏做的手脚?逼迫大家镇压魔域之海,你乘此机会,一统中洲?
这很极端,但不代表不可能。
只不过,能成为一品的人,倒也不会意气用事,众人知道什么是大局为重。
“诸位。”
“贫道有一个想法,既然大魏不愿意援助,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不愿援助,倒不如这般。”
“签署一品禁令。”
“魔域之海的事情,的的确确不需要大魏一品,眼下我等已经有十四位一品。”
“如若加上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就有十六位一品,再加上佛门还有两位。”
“理论上看守四大魔域,问题也不大,但所有一品签署禁令。”
“在魔域之海未有彻底平息之前,天下所有一品,不得出手,这样一来也算是能维和三大王朝之间的平衡,尔等觉得怎样?”
无尘道人想出了这个办法。
实际上,有没有三大王朝的一品,意义并不是很大。
都已经有十六位一品了。
如果十六位一品都无法解决,那再加四个也没很大的意义。
所有人需要的只是一个平衡。
不可能我们心系天下,你们可以躺着休息吧?
谁愿意答应?
伽蓝神僧愿意答应,这是因为他惹出来的麻烦,其余人多多少少心里都不舒服。
如若没有无尘道人在中间调和,只怕当真要闹出大事。
“倒也不是不可以。”
“这样可以,可若是大魏还不答应的话,那贫道直接离开。”
“恩,可以接受。”
“这样可以。”
众一品点了点头。
实际上是不太想答应的,可为了天下苍生,没必要意气用事。
众人也就纷纷答应下来了。
得到众人的认可。
无尘道人也不啰嗦,这件事情必须要快点落实下来。
敌人在暗中,随时准备出击,他们必须要稳住大局。
就如此。
一个时辰后。
无尘道人来到了大魏,再一次见到季灵,说出自己的想法。
大魏女帝直接答应,没有任何犹豫。
毕竟不援助已经算是理亏了,即便是有再多理由,若是不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
谈到这个地步,女帝明白,已经是无尘道人的极限了。
所以她答应下来。
女帝答应下来了,无尘道人也没啰嗦,赶往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
两大王朝的态度倒也直接。
可以答应,不过有几个要求。
一品禁令,必须要确定动乱结束,其中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一品决不允许出手。
否则的话,意义不大。
这个条约说出,无尘道人莫名觉得有些古怪,但可以理解。
毕竟一品的杀伤力太大了,既然禁令,那就必须要贯彻到底,否则若是不严格执行,到头来对众人来说,也是一件坏事。
只不过,无尘道人感觉得出,这里面藏着猫腻。
他没有直接答应,而是先记下来。
同时初元王朝的要求更有些古怪了。
禁令,只禁目前的一品,假设魔域之海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五十年都无法平息下来。
那么这段时间若是有人晋升一品,他们是可以出手的。
这是初元王朝的想法。
换句话来说,等同一次彻底洗牌,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三大王朝都没有一品,但可以培养新的一品。
如果培养出来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所有一品不得干涉。
谁要是敢干涉,其余一品必须要一同出击。
除非魔域之海动乱结束,不然的话,不能干涉世俗的事情。
综合突邪王朝提出来的要求。
很显然。
他们想要搞事了。
无尘道人不傻,对方提出这两个要求,无非就是想要限制天下一品。
大家重回起跑线,三大王朝和平这么多年,也总要板板手腕了。
其实说来说去,无尘道人也明白,无非就是看到大魏如今崛起,圣子凝聚出大魏龙鼎。
如果再不出手杀一杀大魏的锐气,只怕假以时日,大魏当真要腾飞而起。
原来的大魏,虽有底蕴,但国内民不聊生,他们乐于看到。
现在的大魏,不但有一品底蕴,而且国内还繁荣无比。
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想要搞点手段,已经没用了,全面战争更不可能,大魏有两尊一品,真要全面战争,讨不到好处。
所以这一次,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两大王朝的要求,看似合理,但藏着什么心,稍稍一想便能明白。
无尘道人没有说什么,王朝争斗这种事情并不是一件稀罕事情。
这是世俗的争斗,劝说是没有用的。
他没有废话,直接前去大魏,将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想法告知季灵。
由季灵进行决定。
对于其余一品来说,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提出来的条件,并不算苛刻,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毕竟大魏不派一品出来,他们只能如此了。
面对两大王朝的提议。
女帝瞬间便知道,对方打着什么主意了。
她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让无尘道人等待了一天。
季灵去求证一些事情了。
翌日。
季灵给予了回答。
愿意答应下来。
但有一个要求,三年内三大王朝之间,不可有任何征战,互相保护。
这个要求说出,无尘道人也明白了一些什么。
看得出来。
大魏王朝也有底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三大王朝都各有心思。
这就是世俗争斗,无尘道人沉默,也深刻明白一个道理。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对于大魏王朝的要求,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欣然答应。
就如此,在无尘道人的调和之下。
三日之后。
在佛门,仙门牡
三大王朝在三日后,签订相应契约,在诸位一品的见证下。
达成一品禁令,以及三年休战的契约。
这一日,天下哗然。
毕竟无声无息签订一份这样的契约,让人充满着疑惑。
但对于大部分百姓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毕竟可以换来三年的和平发展,虽然只有三年,但也不差。
只是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这份契约就显得有些耐人寻味。
不管如何的是。
和平时代来临了。
如此,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倒也大大方方,派出两位一品,驻守魔域之海。
十八位一品也相互协商好,四处魔域之地,除了十二大峡谷,其余三处派各派两人,日夜防守,魔域之海额外加两人防守。
还有十位一品,合力刻印阵法,炼制法器,以及铭写佛经一类物品,想办法压制住魔海的暴乱。
办法很好,众人分工明确。
可让众人感到棘手的是。
不到三天。
魔域之海不断翻腾,越来越可怕,原本四尊一品强者,轮番值守,现在必须要额外加四位一品强者轮流镇压。
可真正让众一品感到棘手的不是这件事情。
而是在第七日时。
有妖魔来了魔域之海,窃取魔域之海的魔气。
被发现时,已经窃取了两天的魔气,而且提升了一品,从六品晋升五品。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讯号。
而且既然有一头妖魔,就意味着还有更多妖魔藏在其中。
毕竟魔域之海本身就是魔气聚集之地,当真有妖魔藏在这里,也无法查到。
故此有一品巡查魔域之海。
的的确确发现了数百头妖魔藏在暗中。
这不是一件好事。
这些妖魔可能就在附近,察觉到了异样这才过来,若是这样下去的话,只怕会有越来越多的妖魔聚集此地。
不说别的,魔域之海当中的邪神有没有复苏是一回事。
如若孕育这些妖魔变强,也不是一件好事。
翌日。
如无尘道人猜想的一般。
魔域之海当中,出现了不少妖魔,比昨日多了数十倍,虽然全部被斩。
可他们也意识到了,消息已经走漏出去。
只怕越来越多的妖魔赶往此地。
虽然有一品镇压此地,可架不住魔域之海释放出来的魔气。
这些东西,对妖魔来说,简直是大补之物。
人心贪。
妖魔更贪。
时间推移,对于天下人来说,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仿佛没有任何变化。
可对于魔域之海的一品来说。
这段时间太煎熬了。
越来越多的妖魔出现,从最开始不到一百,如今不过半个月的时间,魔域之海聚集了数十万头妖魔。
甚至这个数量还在不断增长,不断上升。
而且魔域之海的问题也越来越恐怖。
海眼动不动爆发一次魔气,八尊一品轮番镇压魔气。
可魔气暴动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
直到又是七日后。
整个魔域之海,魔气更加恐怖了。
几百万妖魔在这片区域窃取魔气。
有一品出手,一剑斩灭数万头妖魔,可带来的麻烦更加恐怖。
被斩杀的妖魔,其精血魂魄,全部融入魔域之海中,引来更可怕的暴动。
换句话来说,这些妖魔窃取魔气,如若死在了这片区域,将会反哺给魔域之海,释放出更多的魔气。
而且这还不能考虑,被封印的魔神,是否能吸收这种能量。
这几乎无解。
杀也杀不得。
也不可能任由这些妖魔窃取魔气。
所以众一品极其烦躁,到最后只能借助法器,将这些妖魔抓走,带到其他地方镇杀。
可这样做又太麻烦了。
法器能装多少妖魔?
根本杀不绝。
本以为魔域之海的问题,不算很大。
可现在众一品才发现,他们想错了。
低估了魔域之海的恐怖。
“伽蓝,你罪该万死。”
有人实在是受不了,忍不住怒吼一声,注视着伽蓝神僧。
眼神当中,满是凶意。
面对这般凶恶,伽蓝神僧不敢多语,只能低头念一句阿弥陀佛。
他在装死。
众人明白,但无可奈何,眼下佛门有三位一品都出来帮忙了,没必要继续指责。
但对佛门的憎恨,也到了极致。
伽蓝神僧也清楚,倘若魔域之海稳定下来了,这件事情他必要付出惨痛代价。
终于。
真正的大灾难出现了。
魔域之海突然释放出恐怖的魔气,整个海眼凝聚龙卷风,一束炽烈无比的光芒冲天而起。
宛若是灭世一般。
而光芒当中,出现一道身影,足足百丈之高,龙首人身,立在风暴当中,如灭世魔神一般。
吼。
一道龙吟声炸响,整个魔域之海彻底爆发,海眼当中释放出无量的魔气。
伴随着数千道莫名的龙形印记飞出,没入了一些妖魔体内。
“不要被吓到,这只是魔念,不是真身,镇压住。”
关键时刻,无尘道人大吼一声,八尊一品在第一时间出手镇压。
一时之间,佛光冲天,灵气弥漫。
武道之力挥洒,剑气划破一切。
的确,如无尘道人猜想的一般,这只是魔念,并不是真身。
这场动乱很快被平息下来了。
只是,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
动乱虽然平息,但方才释放出来的魔气,被无数妖魔吸收。
数以千万的妖魔,在这一刻几乎集体晋升。
他们感应的出,有二品妖魔诞生了。
这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但更可怕的事情,接踵而至。
得到魔气加持的妖魔,全部逃离了,尤其是方才得到龙形印记的妖魔,在这一次暴乱当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他们逃离此地。
可眼神当中,充满着嗜杀。
“不要让他们逃了。”
“追杀。”
无尘道人开口,没有任何犹豫,让众人追杀这些妖魔。
一瞬间。
三位佛门一品留在原地,继续镇守,五位一品前去追杀这些妖魔。
这是一场杀劫。
五尊一品齐齐出手,几乎毁天灭地。
离开魔海范围内,剑无极斩出一道万丈剑芒,绞杀无穷妖魔。
东洲武帝一拳杀出,漫天血光。
可即便是及时补救,依旧是逃脱了大量妖魔。
而且麻烦一下子全部出来了。
逃窜的妖魔,如发疯一般,所到之处,几乎没有任何活口,全部被屠杀的干干净净。
一时之间,三大王朝几乎是同一时刻,调遣军队,镇压妖魔祸乱。
没有人会想到,事情会越来越恶劣,越来越棘手。
而且更可怕的是。
大量妖魔逃窜之后,又有大量妖魔来到妖魔之海,想要窃取魔神之力。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这场浩劫不断蔓延,好在的是,三大王朝在第一时间派出军队,镇压动乱,有效防止了这场灾祸。
可众人明白的是,现在能压制住还好,就怕再来一两次这样的事情。
如果当真如此的话。
那就彻底麻烦了。
此时此刻,七大仙门也在同一时刻,调遣所有弟子,巡查诛杀妖魔。
东洲帝族也没有闲着。
三大王朝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所有人都明白,这场大难,如若不全力以赴,会带来天大的灾祸。
好在的是。
关键时刻。
王朝阳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他以自身圣血,破开大圣人的儒道经文,亲自来到魔域之海。
虽然只是一篇残缺的圣人经文,但已经足够了。
依靠圣人经文。
王朝阳诛杀了无数妖魔。
魔域之海中,随着经文冲天而起,恐怖的浩然正气,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席卷了整个魔域之海。
不知道多少妖魔死在了圣人经文之下。
而且被浩然正气诛杀,并不会反哺魔气,这让所有人松了口气。
甚至魔域之海的动乱,也有效被压制下来了。
让众一品长长松了口气。
虽然没有完全根治,可至少缓解了极大的压力。
不然若是再爆发一次动乱,那就彻底麻烦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王朝阳的名声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这段时间来,三大王朝的动作,以及各种传闻,导致天下苍生惶恐不安。
尤其是三大王朝中的百姓。
更是提心吊胆,生怕妖魔之乱,蔓延至中洲内部。
如果当真是那样的话,生灵涂炭啊。
自然,无论王朝阳之前做了什么事情,他这番举动,实实在在赢得了天下百姓的好感。
也正是因为如此,为天地文宫招来了极多的学生。
人就是这样的,只要谁对他们好,会忽略不计以往的事情。
这是一种善。
再者,王朝阳所作所为,仔细说来并没有太过于出格,故此仅凭借这件事情,得到了海量的民意与功德。
只不过众人明白,这只是缓解压力,并不代表彻底解决麻烦。
大危机还没有根本解除。
但让人好奇的是,这段时间,许清宵去了何处?
一直未曾见许清宵的身影。
这令人费解。
前前后后快两个月的时间,许清宵从来没有出面,如何不让人好奇疑惑。
而此时此刻。
西洲之地。
这是西洲边境,一处荒芜之地。
西洲本就是天地之间最荒芜的区域,不过随着佛门到来后,让这块地方焕发新生。
只不过想要让整个西洲变成净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西洲大部分,依旧是荒芜之地。
动不动赤地百里。
而在这片大峡谷之地。
出现了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正是慧心神僧。
他从大魏边境朝着西洲徒步而行。
为了表达自己的虔诚,他封印了自己的修为,以凡人之躯体悟自然。
这两个月来,他双脚已经生出厚厚的老茧。
不知道磨破了多少。
他神色憔悴,那里有一点清秀神僧的样子,活脱脱就如同野人一般。
满嘴的胡渣,干裂的嘴唇,以及破破烂烂的衣衫。
这一路上,若不是有人施舍,只怕早就饿死了。
两个月来。
大乘佛法不大乘佛法慧心不理解,反正差点饿死是实话。
世尊说,大乘佛法在西洲寺庙当中,这一路来,他也拜了诸多寺庙,静坐了许久。
可惜什么都没找到。
若不是极其相信许清宵,慧心感觉自己被耍了。
荒山上。
太阳灼烈。
他额头上有些汗珠,而且饥肠辘辘。
算起来,今天是他第五天没吃了。
以往有法力支持,吃不吃倒无所谓,可现在自封修为后,成为了凡人,他才发现吃饱喝足是一件多爽的事情。
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
慧心躺着,眼神当中有些迷茫。
这段时间,他听闻了一些事情,魔域之海出事了,妖魔为祸人间。
虽然被三大王朝,各大仙门还有佛门控制。
可当得知这个消息后,他心中想到了一些什么。
他有一些愤怒。
想要第一时间赶往魔域之海,但自己也清楚,自己去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倒不如好好寻觅大乘佛法。
若能寻得大乘佛法,说不定可以直接止乱。
可就在此时。
随着一阵香味弥漫,慧心不由自主地看去。
是远处。
一座山头上。
一个老者,正在火烤鸟禽。
“阿弥陀佛。”
望着这一幕。
慧心神僧不由低头诵念一道佛号。
这是杀生。
是佛门戒律。
只不过……..真香。
但让慧心好奇的是。
这荒郊野岭,怎么好端端出现一个老者啊?
难不成是世尊化凡,来指点我佛法?
想到这里,慧心有些心动了。
他没有多说,起身走了过去。
倒不是别的,而是这荒山野岭中,怎么好端端出现一个人。
“阿弥陀佛。”
“贫僧慧心,见过施主。”
慧心走了过来。
他望着老者。
后者穿着粗麻衣,烘烤着一只未知的鸟禽,已经拔过毛,清洗过内脏。
火架上,鸟禽烘烤着,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老者很熟练,用羽毛沾一些油,均匀涂抹,时不时洒上一些不知名的香料,顿时之间香味十足。
“和尚也吃肉?”
老者的声音响起,望着慧心,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不吃。”
慧心摇了摇头,随后看向老者,好奇道。
“施主,荒山野岭,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慧心神色好奇道。
此话一说,老者喝了口水,看着慧心缓缓出声。
“关你屁事?”
声音响起。
慧心一愣。
好家伙。
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本以为这个老者会说出很多至理名言,或者是说一些看似普通,却蕴藏道理的言论。
却没想到说出这话?
啊…….这。
他有些沉默。
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而老者没有多说什么,继续烘烤鸟禽。
大约过了两刻钟。
老者拿着木架,挥动着上面的食物。
香味十足。
慧心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随后心中暗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而老者也不啰嗦,待稍微冷了些,便开始大快朵颐。
他吃相很难看。
鲜嫩的肉被他撕开,滴落油脂,散发出诱人可口的香味。
慧心神僧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真的很饿。
老李金刀 小说
可佛门戒律摆在这里,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
过了许久。
老者吃饱了,擦了擦嘴角,起身离开,全程没有与自己说一句话。
这让慧心明白,自己想多了。
即便是考验,也不可能这样考验,一句话不说。
老者走了,一句话不说,留下火堆,连一口水都不留。
等老者走后。
慧心的目光不由落在了这些骨头上。
还有一点油脂和残肉。
“唉,罢了,罢了。”
慧心起身,朝着骨头走去,不过他没有吃,而是将这些骨头埋好,诵念超度经。
而后离开此地。
就如此。
转眼之间,又是三天过去了。
他运气很不好。
这里是赤地,荒芜的让人绝望。
十天没有吃,整个人快饿晕了。
这好在是体魄强大,虽然封印了修为法力,可身强体壮,不然寻常人饿了七八天,就已经不行了。
但对于慧心来说,饿还好些。
最主要的是渴。
他朝着赤地前行,期盼着出现一座寺庙化点缘。
只可惜的是。
一直到深夜。
他都没有见到寺庙。
身体也虚弱到了极致,如若再不进食,饿肯定不会饿死,但自己也将前功尽弃。
说好了自封修为,一但到了濒死状态,会自我破戒。
那自己距离大乘佛法,只怕更遥远了。
终于。
就在慧心绝望之时。
他看到了一座庙。
兴奋前往后,这才发现,这是一座破庙,佛像都破碎了,根本不知道是那一尊佛。
里面满是灰尘,连杂草都没有。
有些郁闷。
心灵上很折磨。
但即便如此,慧心还是在庙前安安心心领悟佛法。
只可惜,身体带来的饥饿,以及口渴,让他无法安心下来领悟佛法。
他静不下心来。
到最后实在饿得不行,寻来了一些极其干枯的植草,吞咽下去了。
味道无法言说,难吃到极致,也无法下咽,有一种割喉感。
好在的是,没有毒。
吃了以后,稍稍缓解了一番饥饿。
只是到了深夜。
报应来了。
島之聲
他肚子痛到极致,仿佛有刀绞一般,疼的他浑身大汗。
慧心很痛苦。
不是因为疼,而是自己体内本身就没有多少水了,如今满头大汗,估计当真要死在这里。
最终,慧心神僧一咬牙,他破开了封印。
再不破开封印的话,也会自我解除封印。
封印解除后,腹中的杂草被他吐出,佛力滋润肉身,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可他也明白,自己破戒了。
想要寻得大乘佛法,只怕更难了。
喜悦来的很快,但也在刹那间消失。
慧心神僧坐在寺庙中,沉默了许久许久。
他望着断裂的佛像,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将自身修为彻底封印,如若不突破一品,永生永世无法重回修为。
这一次,他以真正的凡人之躯,行走西洲。
在这片赤地中。
寻找佛法真谛。
他下定了决心,虽然极其危险,有很大可能性死在这里。
可慧心明白,自己如若不这样做,那么将无法真正体悟到,世间万物的自然之道。
心中永远会觉得,自己死不掉。
所以,他舍弃一切。
夜晚。
佛光笼罩寺庙,慧心将这里化作净土,最终佛光化作一道印记,凝聚在元神之中。
他彻底封印了一切,如若没有领悟大乘佛法,他永生永世都只是个凡人。
翌日。
随着阳光洒落。
慧觉神僧起身,他精神焕发。
再一次启程。
以真正的赤子之心,领悟佛法。
只不过,好运没有来临。
刚走出去,便遇到野兽,被一路追赶,差一点葬身兽口。
又是一连七日。
这七天来,魔域之海又发生如之前的情况,所有人都预感,魔域之海会进行一次爆发。
故此十二位一品在这里聚集,惶恐出现什么大问题。
而与之同样苦恼的,还有慧心。
他依旧无法走出这片赤地。
比前些日子更惨的是。
连可食用的杂草都找不到了,倒是有一些五颜六色的杂草生长在荒地中。
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不敢去吃。
有些苦恼。
也满是郁闷。
慧心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凉了。
他很虚弱。
比以往更加虚弱。
第八天。
他几乎走不动了,喉咙要冒火,被烈阳烘烤已经没什么汗水。
这种感觉,如坠地狱一般。
他念着佛经。
很快又不念了。
因为没有任何作用,浪费口舌。
此时此刻,慧心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原来,念经是吃不饱饭的。
也就在慧心神僧进入绝境时。
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响起。
“你怎么了?”
声音粗狂。
是一个猎户,他出现在慧心勉强,如同救命稻草一般。
“施主,有水吗?有水吗?”
慧心开口,声音都快沙哑了。
而后者。
取出水壶,递给慧心。
一瞬间,慧心有些激动,他打开水壶,刚想要喝下时,一股血腥味扑鼻。
定睛一看。
这水壶当中不是水,而是血。
是兽血。
一瞬间,慧心愣住了。
“喝啊,怎么不喝?这是我打猎来的兽血,这种地方没有水源,我带的水已经喝完了。”
“不靠兽血,不可能在这里活下来的。”
猎户开口,解释了一番。
此话一说,慧心内心有些摇摆不定了。
他沉默。
最终还是缓缓放下,看着对方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
面对这种情况,慧心还是没有喝下,他知道不喝自己当真会死,可这是佛门戒律,根深蒂固。
望着慧心如此。
后者没有啰嗦,直接拿起水壶,一语不发,直接离开。
对方走的很果断。
让慧心有点没想到。
这又不按套路出牌啊。
按理说怎么也得劝自己一句吧?
怎么就走了?
好家伙。
慧心哭了,他看着猎户走远,有好几次想要大喊。
可猎户走的很快,逐渐消失,彻底没了踪迹。
这让慧心逐渐绝望。
他愣了数个时辰。
天快黑了。
随着一些兽吼之声响起。
慧心艰难起身,不是去寻找佛法,而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不想被野兽咬死。
饿死渴死他能接受,被野兽分尸,就有些离谱了。
第九日。
慧心神僧终于顶不住了。
可他依旧坚持步行,用尽浑身上下最后一点力气,来到了一处阴凉地。
这样死的舒服一点。
慧心绝望了。
九天,滴水未进。
九天,一口饭都没吃。
他的身体,已经彻底扛不住了。
实际上,三天前他就扛不住,若不是他有惊人的毅力,早就死了。
此时此刻。
慧心躺在阴凉处,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想哭,但没有泪水。
眼睛干巴巴的,浑身干裂,瘦的不像人。
这一刻。
他希望有人能出现,给他一碗水,或者是给他一口吃的。
但可惜的是。
硬生生坚挺了一个时辰。
还是没有任何希望。
连个人影都没有。
绝望。
是深深的绝望。
慧心闭上了眼睛。
他彻底撑不住了。
在寻佛的路上,把自己寻死了。
这还当真是个笑话。
果然,大乘佛法没那么好找。
自己终究是不行啊。
慧心神僧闭上了眼睛。
他的意志不断消沉。
下坠。
下坠。
可怕的下坠感,让他感觉即将要死去。
也就在此时。
他脑海当中,出现一道佛光。
佛光演化出一尊真佛。
这尊佛,供奉在天竺寺。
宏伟十足。
“阿弥陀佛。”
“慧心。”
“你可寻得大乘佛法?”
声音响起。
慧心有些沉默。
但过了一会,还是给予了回答。
“未曾。”
随着慧心的回答。
真佛开口。
“那就证明,世间无大乘佛法。”
“你白白浪费生命,可惜吗?”
祂询问道。
此话一说,慧心摇了摇头道。
“世间有大乘佛法,是贫僧的问题。”
这是慧心的回答。
“阿弥陀佛。”
“执迷不悟。”
“你产生执念,化作心魔,害的你有此劫难,善哉善哉。”
“好好往生去吧。”
佛陀开口,认为慧心这是在执迷不悟。
然而,慧心有些懵了。
这就往生去?
都不指点指点?
想到这里,慧心有些愤怒了。
“并非执念害我,而是小乘佛法害我。”
慧心开口,反正要死,倒不如索性直接点。
此话一说,佛陀顿时大怒。
雷霆万丈,怒目金刚。
“放肆。”
“你因执念而入魔,遭遇劫难,竟还认为是佛法害你?”
真佛怒目,如此说道。
而慧心冷冷一笑。
望着真佛,声音冷冽道。
“这一路来,你知道我最后悔是什么事情吗?”
他开口,如此问道。
“寻觅缥缈虚无的大乘佛法,就是你最后悔之事。”
真佛依旧怒目。
“不。”
“是我看到了执念,却没有放下执念。”
“我被小乘佛法束缚,如世人一般,被各种佛法束缚。”
“真正的佛法,不是束缚,而是遵从内心。”
“执念不是念想,而是一切的束缚。”
“行走赤地,我应当饿了杀生,渴了饮血,慈悲非慈悲,杀生非杀生。”
“何谓大乘佛法。”
“若连自身都渡不过去,谈什么渡他人?”
“世尊。”
“我悟了。”
此时此刻,慧心神僧彻底明悟了。
他在最关键的时刻,悟到了。
只可惜的是,眼下他要死了。
这是无法逆转的事情。
只不过,他没有在乎,而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在这一刻。
他自我涅槃。
正觉自我。
而眼前的佛,在这一刻,化作了自己。
下坠。
下坠。
依旧是下坠。
这种下坠感,让慧觉神僧逐渐忘却一切。
但也正是这种忘却,让他感悟到了,真正的‘静’。
只可惜的是。
一切木已成舟。
但他没有后悔,因为在最后一刻,他顿悟了。
顿悟了,真正的大乘佛法。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
忽然响起。
“醒来。”
声音响起。
刹那间。
整个西洲,静止了。
而一个时辰前。
魔域之海,也突然爆发出可怕的灾祸。
虽然有所准备。
可让众一品没有想到的是,这场灾祸来的太突然了。
也太恐怖了。
整个海眼,彻底暴乱,一道怒吼声,震碎云霄,使得魔海彻底沸腾。
数以千万的妖魔,在这一刻疯狂蚕食这些泄露出来的魔气。
兴奋到癫狂。
“是魔神出世。”
有一品脸色难看,声音都震颤了。
而且不仅仅只是一尊魔神。
是三道虚影。
每一道虚影,有足足万丈,立在魔海当中,似乎要出世了。
“去请王朝阳来,让他带来完整经文,他必然有完整圣人经文,没有圣人经文,压不住。”
无尘道人大吼一声,他进入魔海深处,镇压灾祸。
争取时间,让王朝阳带来大圣人经文。
所有人都知道,三尊魔神复苏,他们根本无力抵抗。
唯独依靠,大圣人经文。
不然。
要酿出天大的灾祸啊。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