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芝加哥1990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登頂展示

Jacob Freeman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四年后。
纽约爱乐乐团专场音乐会正在进行,包厢看台很暗,宋亚移回目光,悄悄看向身边的儿子雷加。
时间荏苒,他已快满二十岁了,身高一米九零,有张帅气的脸以及继承自母亲的好歌喉和乐感,黑发、黑眼睛,能熟练切换中英文,性情娴静但不弱势,在校成绩优异同时还是所在兄弟会的领导者,今天穿上了正装更加是一表人才。
雷加此时已完全沉浸在恢弘的交响乐中,神情专注。
宋亚嘴角刚刚欣慰地翘起,雷加已站起身,向台下鼓掌致意,原来演奏刚结束,乐团指挥正向听众们鞠躬谢幕。
宋亚和其他人于是也站起来,和雷加一道鼓掌,欢送指挥和乐队退场,“很精彩的表演。”雷加说。
“是啊。”
宋亚轻搂他肩头,将他带回后面的包厢内,“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三色酒业董事长里瑟。”
“里瑟先生。”雷加礼貌地伸出手。
“哈,不用介绍吧?APLUS,我们看着他从小到大……”帮自己看顾烈酒生意的里瑟已六十好几了,这位高大的北欧裔依旧健朗、嗓门洪亮,握住雷加的手很热情的晃动,“上大学了吗?”
“哥伦比亚大学。”雷加回答。前妻不想让他离纽约太远。
“哇喔……”
“斯各特先生。”雷加又和父亲介绍的下一位高级经理人打招呼。
“小雷加哈……你们父子俩长得真像。”斯各特更老一些,他负责的国防转包生意这十年来低调且红火,毕竟之前谁也没料到米军会在海外烧掉那么多钱。
不过随着米歇尔王朝进入执政的最后一年,宋亚和他都打算收手了。
“这位是西尔斯公司的……”
包厢里剩下都是斯各特老东家的人,西尔斯百货十年前和另一家连锁卖场巨头凯马特合并逃过了破产危机,并且通过西尔斯控股公司保留了一定独立性,但凯马特没能救得了它,十年后,这个西尔斯控股公司又一次面临破产。
西尔斯是芝加哥就业大户,芝加哥财团希望有人能出手再次挽救它,雪中送炭救活背后有芝加哥老钱家族资金的西尔斯,宋亚就能完全确定自己芝加哥财团话事人的地位,政治上也多买了一份保险,米国国家战略较四年前有明显转向,在后米歇尔王朝时代,自己也需要这份保险。
斯各特则有衣锦荣归的念头,他对老东家西尔斯是真有感情。
想掌控仍有十万以上雇员的西尔斯,国防转包公司的实力还不够,宋亚把里瑟的三色酒业也拉了进来。
目前正在进行紧张的谈判。
“我们可以在新泽西第一银行诉财政部案上帮到忙。”西尔斯的人十分需要拽住黑法老这根救命稻草,恭维了一番雷加后便急切的提出。
“那太好了。”
这也是自己打算收购他们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宋亚心头一喜但丝毫不显山露水,“你们先聊,雷加,跟我去隔壁再见几个人。”
晾人拖时间是他最擅长的商业招数,宋亚又把有意带出来开始逐步了解自己的商业帝国,建立人脉的雷加领出包厢,走到隔壁。
“哈,APLUS!”
大卫格芬一行人在隔壁,“让我猜猜,是玛丽亚凯莉的大儿子,对吗?”他一眼就认出了雷加。
“是的,格芬先生。”雷加不卑不亢的上前,被他热情的拥抱、摸脸举动给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有女朋友了吗?”
“呃,还没……”
“真的!?”
“这里太棒了,大卫。”宋亚赶紧打断开始骚扰雷加的大卫格芬。
这里,纽约爱乐乐团的主场林肯艺术中心演奏大厅,冠名权去年被大卫格芬用一亿刀竞标得到,已经从原来的费舍尔厅更名成了大卫格芬厅。
大卫格芬也七十多岁了,无儿无女,米歇尔王朝的八年间,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同性平权事业获得了突飞猛进,一方面,他开始把钱撒在这种历史留名的事业上,另一方面,他也要为明年阿肯色王朝的回归未雨绸缪,巩固和纽约这边的关系。
“是啊……”
砸了一亿终归有点肉疼吧?大卫格芬感慨地看向这间刚刚改造过的音乐厅,笑问:“你呢?我听说你有意冠名芝加哥大学法学院?”
他打算孜孜不倦地往回舔阿肯色王朝,宋亚则决定收缩回芝加哥大本营静观其变了,收购西尔斯、冠名芝加哥大学法学院都为了辅助这一战略。
“谈不拢,他们索价太高了。”宋亚笑答。
芝加哥大学在零八年金融危机捐助资金大幅缩减后,将商学院冠名卖给了德明信老板大卫布斯,三亿刀,在逐渐走出危机的一六年,还是法学院,自然更贵。
磕絆女陷入戀愛沼澤
“它值得,APLUS,想想吧,那可是芝加哥大学法学院,那么多法律、经济、社会理论的发源地,那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大卫格芬劝道。
“创造出那么多理论,拿过那么多诺贝尔奖,可却连自己的校园治安那点小事都管理不好……”宋亚吐槽。
“哈哈哈!”大卫格芬大笑。
“你们关系真好。”告别大卫格芬后,雷加道出他观察的结论。
“他是个老狐狸,这些年我们有合作,也有斗争。”
宋亚借此教导:“不要只看表面。”
在MJ那件事上,这么多年下来大卫格芬早已对自己在里面扮演的角色回过味来了,一一年华纳唱片完成私有化后参与到瓜分百代唱片的商战时,就是大卫格芬配合索尼哥伦比亚唱片给搅黄的,遗憾未能全功。
在宋亚和微软、首富大人的联盟发起对康卡斯特的进攻时,大卫格芬等犹太裔大亨也坚定了站在了同族的罗伯逊家族一方。
但在各项平权事业以及通过米歇尔王朝的权力搂钱时,双方又是亲密的合作者,一边有同性群体,一边有非裔,谁也无法彻底撕破脸。
宋亚简单阐明双方的真实关系。
“我要在年底前搞定新泽西第一银行的案子。”
离开林肯艺术中心,宋亚又带雷加去见了曼哈顿帮的人,前纽约市长丁金斯还活得很好,在场的还有前纽约州州长戴维帕特森,以及内城系的老伙计皮埃尔萨顿,皮埃尔父亲帕西萨顿早已亡故。
在接过斯皮策的州长职位后,戴维在后面的连任选举中输给了纽约科莫王朝里那个肯尼迪家族的女婿。
输是因为戴维帕特森自己的问题,捡了个大皮夹子后他明显飘了,又或许是之前憋得太久,出轨、频频失言、指示执法机关篡改熟人的犯罪记录、市政招标中强令将合同给了出价最低的Jazzy,帮朋友索要洋基队的免费套票……
而且活干得太糙,宋亚也救不起来。
“你对阿肯色王朝的选情不看好?”拿着拐杖半躺在沙发里的丁金斯问。
“怎么可能。”
阿肯色王朝今年很稳,但已经完成了战略转向,宋亚也继续鼎力出人出钱,但自己的血统问题终归无法回避,而且那边有讨厌鬼哈维韦恩斯坦上蹿下跳,不知为何,阿肯色王朝始终不肯用抛弃哈维来讨好黑法老和迪士尼董事长兼CEO林顿,这本不该是个很难选择的问题。
一想到这些他就忧心忡忡,为自己,也为海那边,“总之,不把事情拖到明年最好。”
“我们会全力支持你,这点你不需要担心APLUS。”戴维帕特森眯着眼睛把雷加拉近,边辨认记忆他的样貌边说,“但可能还不够。”
花丸幼兒園
“舆论反应会比较大。”丁金斯说出他的担心。
现在没有新泽西第一投行了,在金融危机后一系列救市操作后投行资产和负债被倒回了新泽西第一银行,阿梅里奥也已退休,那边现在是陈博士当家。
“西尔斯百货后面的人也愿意帮忙,加上其他我所能影响到的人,米歇尔丈夫……”
案子在纽约打,宋亚说:“当然,我要以救下西尔斯的命回报。”
“那可能够了……”
“应该可以。”
丁金斯和戴维帕特森交换意见,不过一个老一个瞎,曼哈顿帮随着戴维帕特森连任失败已彻底凋零了,“皮埃尔你跑一趟吧……”反正最后是皮埃尔跑腿。
但曼哈顿帮在纽约的经验和人脉依然够用,“雷加你陪大家多聊聊。”宋亚把儿子留下来接受丁金斯的教导。
“不能让琼恩回米国吗?”
他现在的官宣女友是仍留在影坛的查莉丝,够努力也够打拼的查莉丝依然长红,去年出演了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光头造型和演技再度获得一致好评,好莱坞一线女星咖位稳稳的。
自从宋亚将罗柏赶去英国念书,雪琳芬不久后干脆带着孩子们也全搬去了那边,和雷加同日出生的琼恩业已就读剑桥,跟亲生母亲查莉丝见面的机会更少了,“转学你的母校,还可以在芝加哥多跟你学习怎么管理生意。”
自己开始频繁带着雷加出入政治、商务应酬,作为现任女友,查莉丝自然知道,在梳妆台前,她假作不经意的说道。
“琼恩求你了?”
孩子们渐渐长大,自家后院也开始暗流涌动起了豪门恩怨戏码,宋亚很警惕。
相较于一见就和自己冷面相对的罗柏,琼恩性格老实的多,而且木讷,不喜欢说话,总是蔫蔫的随大流,经常沦为被其他兄弟姐妹光芒掩盖的背景板,其实这样也挺好,宋亚本就对他也没有什么高要求,定义为日后家族里的富贵闲人。
“没有,我……就是想他了。”
查莉丝赶紧打岔,放下梳子,站起来,转回身,真丝睡袍顺着娇躯无声滑落。
“念完本科再说吧。”
宋亚半躺着,随口回答。
现在社会潮流和九十年代很不一样了,加上她也已四十岁,不必再忌讳和自己公然出双入对,宋亚用欣赏的目光看向她,不由为自己挑选森林的眼光得意,她和艾米、哈莉、詹妮、夏奇拉一样,都有奇迹般的冻龄能力,她在其中算差的,现在需要一些高科技手段辅助,但尺度还算可以接受,身材也保持得很好。
“哈维要求大家必须录呼吁选民支持阿肯色王朝的大选短片,每个人都要。”
查莉丝讨好的拨弄头发,腰肢如柳絮轻摆,“我收到了台词本,感觉有些傲慢,就好像好莱坞明星比普通人天然懂得更多……”
宋亚淡淡的笑了笑,这么多年,她的小心机总是能被自己一眼看破,这么说那明显就是不想录。
“录吧,这是表态的问题。”
又不是给哈维表态,宋亚懒得鸟那总喜欢狐假虎威的死肥猪,但他背后的阿肯色王朝不能无视,今年毕竟是米歇尔王朝的最后一年了……
“好莱坞必须表达完全的支持。”宋亚按下手中的小遥控器。
“噢!”查莉丝蹙眉轻呼。
“嘿嘿……”
“查莉丝,查莉丝……”年中,回到好莱坞的查莉丝走进摄影棚,迎面就遇到了哈维。
离开迪士尼和亲手创立的米拉麦克斯影业后,哈维在新公司韦恩斯坦影业还维持着以前的做派,几年后,资助他的高盛也看不过眼,加上保尔森早已去职,高盛试图亲自掌控韦恩斯坦影业被他击败后,干脆撤资不玩了。
又失去了高盛的支持,哈维在好莱坞早已不复当年的权势,但依旧活蹦乱跳。
“你好,哈维。”
来录短片的查莉丝也早已不用对他假以辞色,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面孔打招呼。
“欢迎,谢谢你能来帮忙。”
但哈维这次不一样,当年那种看过来的色迷迷目光又出现了,他张开双臂,抒情式的咏叹,“想想吧,新的八年,一个新的时代就要开始了。”
“是的。”
查莉丝知道他在炫耀什么,“我来了,现在就录吗?”一个短片,几句话的事而已,她是掐着点来的。
“当然。”
哈维不敢真的怎么样,让开去化妆间的路,“你和迪士尼的新片谈得怎么样了?”
“很顺利。”
“呵呵,不一定吧?我听说林顿先生在那边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了。”哈维意有所指,“说不定你能空出档期,来帮我的忙。”
“我想一部商业片的女二片约谈判还不至于惊动迪士尼董事长。”查莉丝皱眉。
“那当然嘿嘿。”哈维被她的跟班挡在门外。
“简单弄一下就行。”她自带了造型师、化妆师、随扈、女跟班,就是为了早点完事,“迪士尼发生了什么事吗?”她知道迪士尼十年来一直受‘男友’的控制,对自己也很重要,刚才哈维的态度令她心里升起一丝担心。
“这个?发给你了。”
女跟班掏出手机,通过OpenDiary社区好友发来一条私信。
查莉丝也取出自己的新款Palm4090手机,支在化妆镜前看,发过来的是一条视频链接。
‘董事长先生,对于新爆料称,正是你当年一意孤行导致迪士尼错过了漫威,错过了超级英雄浪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林顿正被记者围攻,“还有近年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战略的接连失利……”
“我没什么好说的,爆料不是事实。”林顿示意手下分开众人,狼狈的钻进车里。
“哈哈哈!”
在外面拿着手机也在看的哈维大乐,这段视频他不知道看了几遍了,“林顿,APLUS……”他咬牙切齿,“没想到我会杀回来吧?哈哈哈!”
可惜,年末的他就完全笑不出来了,阿肯色王朝竟然输了……
“哈维!我们完了!”
他参与得太深,树敌太多,明年的象党天下可没他好果子吃,弟弟鲍勃仓皇地冲进来嚷道,“他们不会放过我们!”
“慌什么!”
哈维看着电视机前的计票结果,抬手一摸额头,全是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喃喃自语。
鲍勃疯狂换台,试图找到任何像零零年那种戏剧性反转的消息。
‘纽约联邦法院刚刚作出判决,裁定米国财政部继续持有新泽西第一银行的股份违背了新的金融管理法案,这样意味着新泽西第一银行股东可以在期限内赎回这些股份……’
竟然还有台没在播大选,“别切!”哈维喝止弟弟,专注地看了起来,他知道新泽西第一银行是谁的,不,以前是谁的。
‘在金融危机后的救市政策最高峰时,救市资金一度持有新泽西第一银行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成功帮助它度过了破产风险,而现在联邦政府资金的退出将使得银行主要股东APLUS等巨富花费较小的代价重新掌握银行的控制权,该银行拥有的苹果公司股份等资产解锁后,根据现值计算,如果APLUS随后选择赎回他所持有的新泽西第一银行股份,其身家将暴增至一千亿以上,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位千亿富翁,当之无愧的全球首富!’
“OMG!”鲍勃抱头惊呼,“你最近没惹他吧哈维?”
“这是权钱交易!”哈维气急败坏怒吼。
‘APLUS会如何选择?这根本不难猜……’
‘这一判决立刻招致了大量批评,最大受益者,身为现政府超级金主的APLUS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令人浮想联翩……’
新闻播出了一段宋亚之前亲上‘敌台’FoxNews接受访谈时的片段。
‘私人经济是商业活力的源泉,救市资金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那在房价差不多快回升至零七年水平了,去杠杆也已经成功,财政部不该继续留下,我们不需要一个保姆式的大政府……’宋亚说。
‘可国家救了你,他们在零八年救了你的企业!’FoxNews长期嘉宾,冷血芭比卡茜蒂激动地打断,伸出食指冲他指指点点,“别忘了,如果没有救市资金你那家银行早破产了!”
‘所以你不支持小政府?’
宋亚潇洒的微笑反问,和对方的情绪激动形成鲜明对比,‘卡……韦斯太太?’
‘呃……’这和茶党的观念相悖,卡茜蒂被诘问得一时语塞。
‘但如果把财政部算作投资人,他们应该享有这些年的收益部分吧?’主持人帮卡茜蒂解围。
‘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当时财政部的救市政策太粗暴,其实新泽西第一银行当时的经营状况非常健康……’
“健康!?”这幅嘴脸连哈维都被气笑了。
‘健康!?噢!你真是个无耻的资本家,标准的米国那百分之一阶层,寄生虫……’卡茜蒂狂喷:‘多少人因为你们这些人破产,无法偿还房贷无家可归!’
‘你知道我多年来在慈善事业上的投入韦斯太太。’
‘那只是你们有钱人的避税手段,你享受的综合税率只有中产阶级的零头!数据显示你在零八年后更是没怎么交过税!’
‘这方便我和你观点一致,我同意增加富人税率OK?我没违反任何税法,实际上,我们已经向法庭提交了证据,去杠杆后重组的新泽西第一银行的资产负债比本来就是正的,其他类似情况的还有AIG保险等公司……’
‘你不能用现在的房价来计算。’主持人戳穿。
‘无耻!’
‘当时的情况反而是不理性的……’宋亚侃侃而谈,‘我承认这是个教训,对我们所有人都是,华尔街要更注意控制风险,民众办理房贷时也要更多的考虑到自己的实际偿付能力。我很欣喜这些已经获得了改变……’
‘多么无耻的狡辩啊!你不该坐在这,而应该去监狱里呆着!’卡茜蒂再次打断。
“说得好卡茜蒂韦斯!”哈维深表赞同,他认识这位前司法部发言人,嫁给保守政客韦斯后从夫姓的金发白女,近年声势很高,虽然大选期间两边是死敌,这次也不得不转而啧啧称赞。
‘如果不出意外,新的全球首富即将诞生,他就是前流行巨星APLUS,本名亚历山大宋的非洲裔华裔混血米国人……’
‘除非APLUS是傻子,否则一旦他拿回他在新泽西第一银行的股权,那么他的身家将远超比尔盖茨,一六年富士比杂志的数据,比尔盖茨身家为七百五十亿左右……’
‘APLUS赢了!’这一消息迅速传遍全世界。
“你们赢了。”
宋亚爱怜地用食指指背刮着卡茜蒂的脸庞,时间无情的在两人身上都留下了痕迹,“会论功行赏的吧?”
“谁知道,我运气一向不好。”
多年经历的挫折令卡茜蒂无法过于乐观,这次他押对了宝,但能否获得回报是另一回事。
“总之先别想那些了。”
宋亚感觉自己又行了,“那天你口水喷到我脸上了都,今天必须报复回来嘻嘻……”
“啊!”卡茜蒂被他突然的动作弄得发出惊呼,“蛀虫!资本家!”破口大骂。
相见不易,两人如野兽般搏斗。
“老板……”
卡茜蒂半夜里趁他还熟睡时便悄然离去,一早,宋则成推门进来,“安排在南美,你看怎么样?”
毕竟阿肯色王朝输了,两人脸上都难有笑容,“南美?用去陪夏奇拉和孩子们度假的名义?”多年配合无间,宋亚立刻猜到了他的想法。
“是的。”
夏奇拉这些年一共给自己生了仨,女儿亚莲恩,儿子昆廷和崔思丹。
“唉!”
夏奇拉放下手机,上面的Romp网站刚刚爆料登顶全球首富的APLUS和查莉丝分手,和自己复合,下方除了‘竟是夏奇拉笑到最后,她真幸运’之类八卦留言,剩下的全是骂APLUS抢劫完普通民众又抢劫了国家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目光投向远处和私人律师在海边散步的男人,“他真的做到了……全球首富……”一切都像梦一样,她望着那个高大又显得有些孤独的背影喃喃自语,“可惜是他的梦,而不是我的……”
“爹地真奇怪,刚才我看他还满脸不高兴!”
拥有着高挑个头,完美身材和健康小麦色皮肤的大女儿亚莲恩也滑着手机走过来,这个集合了父母颜值全部优点的漂亮混血女孩也快满二十岁了,其实从小到大,她大部分时间都呆在纽约长岛,养成了标准的纽约名媛做派,该懂的不该懂的什么都懂,“网上全是骂他的,他不会真的被告坐牢吧?明年白宫就要换成不喜欢他的人了……真该死,我都快回不过来了,全是同学问我在哪度假,想要来找我玩的私讯哈哈!”
“这些不用你操心。”
夏奇拉白了女儿一眼,“等下他肯定要考你的中文,你已经忘光了吧?”
“泥嚎,我要换车,我要买包……哈哈哈!”
“我让人秘密做了个B-59民调。”
迎着温暖的海风,宋亚将一张纸递给宋则成,然后举目远眺,“结果很不乐观,两边选择按不按那个发射钮的比例差距极大,我们必须非常深刻的认识到英米文化基底里的冷血、疯狂和残酷,要以最没有下限的想象揣度他们,千万不要抱有幻想,特别是年轻人……”
“好的,谢谢。”
宋则成把纸收好,“再见,老板……”他哽咽着伸出手。
“再见。”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