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踏星 愛下-第三千兩百八十八章 銘記鑒賞

Jacob Freeman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铭记战死英杰不问顺序,之所以第一个刻入大天尊,因为大天尊曾于茶会之上道出了众多英杰之名,她对于这些战死英杰的尊重不在任何人之下,这是其他人没有办到的。
在太古城,陆隐与始祖交流的时候也知道,大天尊,竟然就是始空间的人,她修炼的是与星源完全相同却也相反的力量,她是个不服输的人。
“慧祖慧文,战死于太古城战场,今日刻下其名,后辈永不敢忘。”
慧祖的贡献比天大,若没有慧祖,也不会有人类的现在,所有人都承慧祖之恩,无关修为,慧祖,改变了人类历史。
无数人行礼,包括轮回时空的人以及域外平行时空修炼者,慧祖恩德是对于整个人类,而不仅仅是始空间。
唯有第六大陆的人没有行礼,慧祖于他们有恩,因为慧祖,人类才能战胜永恒族,但慧祖同样也坑害了第六大陆,毕竟慧祖是人,不是神,他有自己的私心。
接下来,一个个人名被刻入第五塔内。
囚,青灰,老重头,慧武,白胜,厄姬,巴巴尔,符祖,简安,白穆,山师父,策枭等等。
随着一个个名字出现,所有人始终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不动,这些人都是为人类战死,陆隐能够记录的很有限,他们能做的就是在这一刻,表达对这些人的尊重,缅怀。
无字天书如一轮太阳,照耀在整个宇宙,也照耀在所有人心间。
传承,传的不仅仅是文明,也是意志,是文化,若一个文明失去了曾经的文化意志,绝不算完整的传承,只是种族延续了下来,他们与曾经那个文明完全不同。
第五塔要传承的就是当前时代,包括过往与永恒族宿命对决时代,整个人类的意志,精神,后世人不可忘。
總裁老公,乖乖就擒
当陆隐将自己所知晓的人名都刻入第五塔后,流光穿梭,如同当初始祖之剑带着他们穿梭一样,看向岁月长河,看那不为人知的历史,看到众多为人类拼死,却死于角落,不会被铭记之人。
这些人,陆隐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却深深记住了他们,哪怕没有名字,第五塔依然光辉璀璨,未曾黯淡半分。
那些故去的人杰在牺牲的一刻并未想到自己会被后人铭记,但他们,值得被记住。
那些死于战场的小人物同样会被这个时代记住,以精神意志传承下去,传承向后世人。
第五塔的光辉璀璨持续了两年,整整两年。
这两年时间,陆隐不断穿梭岁月长河,尽可能找到那些死去的不为人知的英杰,将他们记住,无字天书于这两年时间内更加光辉璀璨,其光芒,可以照耀到黑暗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人心所向,陆隐感受到了越加明显的众生祈愿,而他心脏处星空的范围也再次扩大。
这是他没有料到的,他真的只是想为历史做点事,为这个时代做点事,这是他的担当。
渡劫无字天书的时候,他曾发下宏愿,要渡人向善,而这份精神意志的传承,就是一种方式,任何可以被这种精神意志感动的人,都不至于是恶人。
不是所有人都能记住那些战死的英杰,不是所有战死的英杰都会被人记住,但所有人都记住了陆隐,无论是人类,还是这个时代其它智慧生物。
陆隐想将第五塔作为这个时代传承后世人的礼物,如同葬园,无疆,但实则,他本身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记号。
而这一日,从陆隐在地球末日开始修炼算起,不算时间流速不同的时空与蜃域修炼时间以及骰子四点时间静止空间的话,他刚好修炼了一百年,整整一百年。
也就是说,这一百年内,整个人类历史发生了巨大的转折,仅仅在这一百年内。

树之星空有一处很少有人去过之地,那里曾经是恢弘的战场,是树之星空抵挡永恒族入侵的最前沿,也是树之星空一个时代巅峰战力所在,那里,就是母树树冠,主宰界。
树之星空自第五大陆分裂而出,便有了主宰界,顶上界,中平界与下凡界,而主宰界是树之星空祖境必须守护之地,是祖境的战场。
但其实从始至终,这里的战争都远不如背面战场激烈,永恒族很少打主宰界的主意,尽管与人类祖境开战大多在主宰界。
因为主宰界有神鹰,树之星空从来不会让主宰界空旷。
而今却是例外。
永恒族战败,背面战场无限动力五大阵基人数锐减,神鹰离开了母树,主宰界只剩一个农易留守。
主宰界根据祖境所在方位不同,有很多区域,陆隐他们曾经去过枯荣域,是枯祖所在地,有枯祖传承的灵虚宫。
距离灵虚宫遥远之外一根树干上,这里名曰狂剑域,是一个被称作狂剑的树之星空祖境强者所在地。
狂剑是刘家人,刘家走出的祖境强者,剑出如狂,是为狂剑,在一段时间内横扫背面战场,一度让永恒族在意,来了主宰界后,他所在地远远比枯荣域靠近背面战场。
可自从狂剑战死,这里便荒废了。
没有人想到,唯一真神就在这里。
唯一真神体表依然笼罩着金色的六道轮回界,不过被血色将光芒压了下来,否则走哪都跟明灯一样,无法藏匿。
他目光垂落,看着顶上界无数人朝着无字天书方向行礼,发出赞叹:“人类是个很奇特的种族,总能在绝境站起,总有人会带着人类走出黑暗时刻,即便不是陆隐,也会有其他人。”
“此子就像整个人类族群为了逆转绝境,汇聚心愿而生的幻象,不过幻象,终究会消失。”
古神与黑无神站在唯一真神后方,同样平静看着。
天狗安静蹲在唯一真神脚边,经历那么多场大战,它依然没有死亡的迹象,明明只是个真神卫队队长,论实力远不如七神天,但抗揍是一绝。
“就怕这幻象在消失前把你也带走。”苍老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古神与黑无神同时回头,骇然,他们没发现来人。
唯一真神面色不变:“他带不走我,幻象就算再璀璨,也不过是假的,好久不见了。”他转过身,看着远处老者:“青草大师。”
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正是青草大师,那个陆隐见过,问过,却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的老人。
那个带着悬风堂济世救人,在内外宇宙享有巨大声望的老者。
古神盯着远处的老者,他没见过这个人,这个老者,是谁?
他可是始境,能无声无息出现在他后面而不被发现,即便唯一真神都未必做得到,他自问以自己的实力足以与唯一真神一战,但对于那个突然走出的老者,毫无所觉。
莫非此人是,永生境?
他,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命数?
青草大师背着竹篓,看起来就跟一个普通的采药老人一般,缓缓走了过来,面带微笑,看向几人:“堂堂永恒族,只剩你们几个了,真悲哀啊。”
“阁下是?”黑无神忍不住问。

天狗喊了一声,当青草大师看向它的时候,它竟瞬间恐惧,蜷缩了起来,将头埋在身下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古神皱眉,天狗的实力他很清楚,其实他也不知道天狗为什么那么抗揍,但即便是他都没把握杀了天狗。
天狗居然这么怕这个老者。
欲念无罪 小说
青草大师看向黑无神:“一切的算计都只是过眼云烟,何况你们的算计远远比不上那个叫慧文的孩子,你们输的不冤。”
黑无神握拳,却不敢反驳,他不傻,也猜到了什么,默默后退。
青草大师看向古神,赞叹:“太初的弟子,都不错,如果不是太初强行压下你们的境界,让你们不得突破始境,曾经的天上宗未必那么容易溃败。”
“阁下是何人?”古神问。
青草大师淡笑,长叹口气:“何人吗?我自己都忘了,活了太久太久,死不了也是个烦心事,永恒,你做梦都想踏入永生境,殊不知,永生境才是噩梦的开始。”
“永远死不了的感受你体会不到。”
古神目光一缩,永生境,果然是永生境,这个老者,就是命数,是四方镇守使背后的存在。
自己竟从未见过他。
唯一真神看向青草大师:“体会不到,比体会到更可悲。”
青草大师淡笑:“宇宙对永生境的限制太狠了,尽管永生境永远不死,也无敌星空,不会存在对手,但宇宙本身,就是永生境最大的敌人,若非限制,当初我也不会剥夺那个叫枯竭的人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可不能让他带走。”
“你应该直接杀了他。”唯一真神淡淡道。
青草大师摇头:“所以才有限制,天恩太没用了,那种情况下都杀不了那个人,不过无所谓,被剥夺的时间,他永远得不到。”
古神静静听着,神色不动。
“四方镇守使死了三个,还剩一个天赐逃走,我永恒族也算是溃败,要么你帮我解除六道轮回界,要么,就让你们灵化宇宙自己出手吧,当前天上宗虽然高手众多,却未必挡得住你们灵化宇宙。”唯一真神说道。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