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春閲讀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青葫劍仙》-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燃燈尊者閲讀

Jacob Freeman

青葫劍仙
小說推薦青葫劍仙青葫剑仙
梁言一剑斩杀了狐十三,远在树林另一端的熊八也似心有所感,目光朝着这个方向扫了过来,原本疯狂的眼神中首次出现了一丝惊慌之色。
“糟了!那个骚婆娘……….”
熊八喃喃一声,虽然拳劲依旧霸道刚猛,但身上的气息却出现了一瞬间的动摇,莫浩然觑得机会,以佛法金光不断蚕食他的巨熊法相,逐渐在战斗中占据了上风。
而在树林的这一边,梁言已经停下了脚步,又催动剑丸,把狐十三的遗体挫骨扬灰,直到确认她连元神魂魄都已经彻底消散之后,方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
到了通玄境这个层次,各种诡异的神通法术层出不穷,梁言修道时间不长,自觉见识到的东西也不多,所以行事十分小心,以免阴沟里翻船。
哈利波特之文明崛起 小说
他来到狐十三陨落的地方,此时已经彻底没了这个人,只剩下一个狐首面具,一个储物戒指,还有散落满地的“荧惑神针”。
梁言检查了这套飞针法宝,发现其中大部分都被自己的剑气所毁,看上去灵性消散,已经是无法再用了。
“可惜。”
轻叹了一声之后,梁言打出一道法诀,把这些残破的“荧惑神针”都收入了自己囊中,又把那张狐首面具和散落的储物戒指抓在手里,稍稍查看了一会。
“这面具倒是厉害,居然可以完全隐藏住自身的气息,还能幻化易容,比我所用的‘缘木道’法术不知高明多少倍了。”
梁言感慨了一声,把这张面具收入了自己的储物戒中,至于狐十三的储物戒,此时却没有时间细看,只能暂时收好,等此间事了再来查看。
他把周围斗法的场地清理了一遍,但凡有剑痕的地方都被他抹去,然后回转了方向,沿着来时的道路返回。
梁言与狐十三一战,也没有追出太远,只不过盏茶的功夫,就已经回到了之前的地方。
此时的莫浩然正与熊八打得难解难分,佛门金光与冲天拳劲在林中不断碰撞,暴发出一层层的光晕。
梁言的眼光何其毒辣,此时已经敏锐地察觉到,熊八的实力比之前下降了一个档次。
究其原因,是因为熊八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怯意,虽然他表面依旧大开大合,刚猛无俦,但心中那一丝怯意在同级高手面前却是无法隐瞒。
“看来他已经知道狐十三死了。”
梁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眼看莫浩然已经完全压制住了熊八,他也不急着出手相助,而是抬手一招,把狐十三的“红尘软”给收了过来。
这件法宝威力不俗,居然能困住自己的两道剑罡,比昆山三煞、玄夜老道、毒娘子之流的法宝高明了不止一个档次。
狐十三已死,“红尘软”无人操控,自然把他的黑莲剑与定光剑给放了出来。
梁言收了法宝,又把自己的飞剑收回太虚胡中,接着在附近转了一圈,把自己留下的剑痕剑意全部抹除,这才慢悠悠地看向了林中的战斗。
“梁施主倒是有闲情雅致,架还没打完呢,这就开始打扫战场了?”
妄想幻想妖精賬
一旁的于飞鸿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说道。
“呵呵,莫前辈佛法精湛,神通无量,对付区区一个熊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梁某只是一个金丹境的小辈,全靠莫前辈出手才能保住一命,又如何敢掺和进这种等级的斗法?”梁言打了个哈哈道。
于飞鸿听得微微一愣,就连斗法之中的莫浩然都是眉头微皱,不过这两人都是心思通透之辈,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如此,那就请施主在旁为贫僧掠阵,且看贫僧收了这头熊妖!”
莫浩然微微一笑,把自己的佛门神通催动到极致,万千金光覆映之下,将熊八的身影牢牢压制在下方。
两人激斗正酣,远处却有一片黑云急速飞来,黑云之后还有两个人影,正在树林之上踏步如飞,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那黑云铺天盖地,黑压压的一片,此时呼啸而来,眨眼间就到了战场附近。
梁言抬头看去,只见黑云之中密密麻麻的,都是红眼乌鸦,这些乌鸦从半空中落下,叽叽喳喳地汇聚在林间枝头,最后组成了一个黑袍修士。
此人头戴乌鸦面具,身材极其消瘦,面具后的目光毫无感情,似乎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
熊八正一拳破开莫浩然的佛法金光,看到这个突然到来的修士,忍不住高声叫道:
“鸦六,骚狐狸她死了!”
“管不了她了,我们走!”
头戴乌鸦面具的男子低喝一声,伸手从袖中取出一支卷轴,将其徐徐展开。
那卷轴之中,画有山川湖海,宫殿楼阁,看上去雄伟瑰丽,此时一道白光从中射出,在半空分作两道,一左一右分别射向了熊八和鸦六。
“不好!”
莫浩然眉头微皱,体内灵力运转,漫天金光骤然大盛,似乎想要抢在那白光到达之前将熊八留下。
然而熊八却是不慌不忙,双臂青筋暴涨,接连轰出一十八拳,每一拳都有开山断河的力道,只把漫天金光都抵在半空之中。
草珊瑚含片 小說
嗖!嗖!
随着两声破空呼啸,熊八和鸦六都被白光卷中,两个人的气息同时消失,而那两道白光则在半空兜头一转,又重新回到了画轴之中。
孤零零的画轴从半空徐徐落下,居然无风自燃,片刻之后就化为了一缕青烟,再也找不到丝毫残留的痕迹了。
此时此刻,追逐在鸦六身后的两个人影才堪堪赶到。当先一人身穿褐色长袍,头戴文士巾,腰间还插着一根翠绿色的长笛,赫然正是第四轮的考官南天星。
至于他身后那位豆蔻年华的少女,却是第三轮的考官叶箐。
“云罗八景图!”
南天星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那画卷带走了熊八和鸦六,并在半空中无风自燃,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原来有这种异宝,怪不得敢混入我无双城!”
南天星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云罗八景图乃是一件异宝,相传乃是永夜城的一位高人打造,非但可以破开虚空,而且来去无痕,了无踪迹。
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能使用一次,用过之后便即自毁,算是一次性的保命法宝。
当年永夜城的那位高人打造出这件法宝之后,自己也没有使用,而是与人交换了渡劫所需的物品。后来这件法宝辗转多地,最后到了谁的手里,已经无人知晓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在无双城的方壶仙谷中现世。
“阿弥陀佛,穷寇莫追,南道友还是先检查一下,看看这里有没有幸存之人吧。”莫浩然双手合十,低宣了一声佛号。
南天星听了他的话,虽然对此人的身份一肚子怀疑,但也明白现在不是质问的时候,急忙冲入林中,开始挨个查看受伤的考生。
半盏茶的功夫之后,南天星长叹了一声,眼中满是懊悔之色。
“只有五人还有一口气……..剩下的都救不活了………”
梁言此时刚好走来,听了这话,几乎不用看也知道,南天星所说的这五人,必定是苍月明、司徒狂生、皇甫奇、计来以及李希然。
当初那些被狐十三操控的考生,虽然在短时间内暴发出了超越自身潜力的战斗力,但也因此燃烧了自己的精元和魂魄,早就已经虚弱不堪。
后来他们又挨了熊八的隔空三拳,当场就死了大半,剩下一些重伤垂死的,也在这段时间里陆陆续续死了个透彻……….
只有当时未被狐十三操控的修士,才侥幸捡回了一命,其中苍月明、司徒狂生、皇甫奇这三人受伤最重,早就昏死了过去。
而计来、李希然两人都有法宝护体,虽然当时没被打晕过去,但是当狐十三再次施展神通的时候,还是差点被控制了心神。
虽然狐十三此时已经死了,但他们两人还是处于昏迷当中,只不过所受的伤势是在幸存五人之中最轻的。
南天星为这五人挨个灌输灵力,以秘法压制了他们体内的伤势,等到这几人的情况渐渐好转之后,才把剩下那些考生的尸首一一收殓。
“叶箐,山中的其它几条山道你检查过了吗?可有幸存之人?”南天星沉声问道。
“没有人活着,参加第三轮考核的,除了眼前这几人以外,全都被杀光了。”叶箐虽然看上去有些憨头憨脑,但此时也知道自己犯了渎职之罪,低着头轻声回答道。
南天星见状,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心里面很内疚,但此事也不怪你。毕竟前两轮的考核中都有考官随行,只有这第三轮考核是在深山之中,不仅没有考官随行,山中还有迷雾,遮蔽了神识探查,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在这里动手。此事我会如实向上禀告,至于上面如何处罚你,却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了。”
两人稍稍交流了一番,南天星就示意她退到一旁,又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莫浩然。
“阁下的佛门功法精深奥妙,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传自罗天宗吧?”南天星眯着眼睛问道。
“阿弥陀佛,贫僧罗天山慧觉。”莫浩然双手合十道。
“慧觉,你就是燃灯尊者慧觉?”
南天星脸色骤变,随即眼中又生出一丝怀疑之色,有些不相信地问道:“前辈既是罗天山八大尊者之一,为何要混入我无双城的小辈考核之中?”
“非是我有意要混入这场考核,而是贫僧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慧觉缓缓开口道:“贫僧当年虽然修炼有成,却无法度过自己的第二大灾,无奈之下只能用宗门秘术兵解转世,而‘莫浩然’便是我的转劫之身。”
“在我没有寻回前世记忆时,‘莫浩然’只是一个酒徒浪客,这次加入无双城,本来是要被这帮歹徒斩杀在这里的,这样也算是天道对我投机取巧、躲避灾劫的一种惩罚。幸亏我的隔世传人于飞鸿找到了我,并用我的前世法宝唤醒了我的元神,否则贫僧就已经身死道消了。”
听了慧觉的一番话,在场众人也都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于飞鸿此行并非是来加入无双城的,而是来这里找他师父的转世身。
南天星是已经半只脚跨入了化劫境的修士,几乎瞬间就把一些传闻都想了个明白,此时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金灯和尚在油灯下面得到的佛经残本,就是前辈上一世所修的功法。至于莫浩然为何梦中得道,想必也是慧觉前辈上一世的残魂入梦,将自己的功法传给自己的转世身吧?”
“哈哈,南施主果然慧眼如炬。”
慧觉哈哈笑道:“我虽然能梦中传法给自己,却不能自己唤醒自己的元神,须得寻一个有缘人替我找到转劫之身,而谁能从哪破庙中的供台上取下油灯,谁就是贫僧的有缘之人。”
他说到这里,目视于飞鸿,脸上露出温和笑意,显然是已经把对方当做自己的正式传人了。
“都说以讹传讹,此诚不欺我也,看来当初不是于飞鸿这小子不肯加入罗天山,而是罗天山还不想收他吧。”南天星又道。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南前辈!不错,当日罗天山的师叔下山找到我后,当时就看出了其中端倪,他让我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师尊的转劫之身,否则这辈子也无法加入罗天宗。”
于飞鸿说到这里,又指了指自己的头顶,笑道:“头上戒疤就是他给我的期限,如果戒疤消失之前,还没有找到自家师尊的话,那我就算是彻底与罗天山无缘了。”
“好啊,你们这段师徒缘分,却是结到我无双城来了。”
南天星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慧觉上一世虽然是化劫境的大能,但这一世毕竟只有通玄境中期,论起实力来,还要在自己之下,他当然不会太过拘束。
其实慧觉和于飞鸿之所以解释这么多,也是因为这里是无双城城内,他们身为罗天山的修士,不告而来,的确是有些逾越了。


Copyright © 2022 幸春閲讀